從江湖路彎入真理路 張進益因愛投身飛行少年

從江湖路彎入真理路 張進益因愛投身飛行少年

  • 2015/01/13 20:04
  • 1074
  • 0 / 林純如 0

張進益傳道帶著大改樂團前往彰化少年輔育院演出。

張進益傳道帶著大改樂團前往彰化少年輔育院演出。 (照片提供/張進益傳道)

由一群飛行少年組成的「大改樂團」,近日公益微電影《Big Change大改樂團》首映,從校園、獄所的巡迴,受邀到更多場合演出,吸引企業家、名人支持大改任務「少年飛行屋天使基金募集計畫」。更生少年從社會角落走進人群之中,成為矚目焦點,讓世人看見這群孩子的生命故事。

大改樂團」的幕後推手-更生團契附設桃園少年之家張進益傳道,如此投入飛行少年事工,是源於自己的生命經歷。年少時一時的偏差行為,竟變本加厲混跡江湖,因著戒毒而認識生命救主耶穌,得以大翻轉。看著社會上許多的飛行少年,就如同當年無助的自己,因使「拉一把」這些孩子,是他一生的志業!

心事誰能知 沒人理解的青春期

張進益傳道(左五)與飛行少年們。

張進益傳道(左五)與飛行少年們。 (照片提供/張進益傳道)

張進益上有6個姊姊、1個哥哥,家中有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雖家庭經濟不算好,但身為么子的他仍受到父母的寵愛。國中時期,自卑感加上渴望金錢的心態,開始變得叛逆。起初,他只是頑皮好動,愛結交各種朋友,但哥哥行為偏差,連帶使他被老師貼上壞孩子的標籤,甚至在課堂上遭點名,要其他同學離自己遠一點。

尷尬的青春期,卻不知道找誰傾訴內心世界,父母也一味接受老師的說法。還記得有次犯錯,父親到學校二話不說就賞了張進益一巴掌。自暴自棄的他,於是成天和朋友打混,正值血氣方剛,不只和同學打架,連老師、工友都不手軟。

老師不關心,家長忙著討生活,有想過升學的張進益,卻沒人引領,連哪一天聯考都不知道。國中畢業後,他想認真找工作,才過1、2個月,看到大2歲的哥哥竟然能買機車,還有一群朋友有經濟能力開車,心生羨慕。

一時偏差染上毒癮 戒不掉想一「針」嗚呼

(照片提供/張進益傳道)

在金錢引誘下,他跟著一群人去收帳,甚至還代送毒品,好奇心驅使下,開始吸食安非他命、流連酒家,吃喝玩樂都有他人供應。有次因為安非他命,無法入睡,哥哥見狀乾脆幫他施打海洛因,這是他第一次碰海洛因,「吐的要命,卻越吐越好奇…」

終於,張進益因為毒品案而入獄。因嘗試戒毒,曾讀佛經、參加修行。以為戒毒成功,出獄後的他還勸戒道上朋友回頭,反而又陷入毒品深淵,為了擺脫毒癮,針灸、催眠、就醫、配方點滴、符咒作法,各種方法無不嘗試。

因為身體健康亮紅燈,於是鼓起勇氣,連繫2家戒癮中心,一家只提供戒酒、一家得等20多天,由於幻覺現象導致情緒越發偏激,他只覺得「要戒毒已經很了不起了,連戒毒的地方都沒有!」

除了自己毒癮導致的身心苦楚,自己的哥哥帶小弟去台北收帳時,卻遇上黑吃黑而喪命,想到父母努力生男孩,但卻面臨大兒子死了,小兒子坐牢的悲劇,悲憤的情緒讓張進益想了結這一切苦楚,於是買了比瓶子還大的針筒,想一走了之。

上帝留人 戒毒所7天改變一生

殊不知,打完這一大瓶毒品,張進益卻安然無事的醒過來。姐姐繼續鼓勵他,因此去到了一家基督教戒毒中心。報到時,他還帶了毒品,心志不夠堅決,想找機會「解饞」。寢室就在教堂隔壁,那時他從未接觸過基督信仰,毒癮一犯,只覺得被「騙」來這裡,唱詩聲音「好吵」,隔壁在唱詩,他在房間大吵大鬧,難堪的字眼全都飆出,弄的戒毒中心雞飛狗跳。

幾天後,人變得很虛弱,一喝水就吐,經過7天幻覺、又睡不著的痛苦,以前只會怨懟他人的張進益開始自責:「怎麼會過這樣的人生?」又想到一直以來不離不棄的父母,開始嚎啕大哭。從來都不懂禱告的他,竟張口反覆呼求著:「如果真的有神,我一輩子什麼都不要,請祢救我!」就這樣流著眼淚入睡。

還記得睡醒後,感覺肚子餓了,時間已很晚,但餐廳還有一碗白稀飯得以解饑。內心油然一陣莫名的喜樂,「原來我可以過平安、無憂無慮的生活。」那一刻,張進益的人生開始轉變,從「江湖路」轉彎走上「真理之路」。

後來,他開始在戒毒中心自發性協助處理雜務,更進一步照顧戒毒者。知道戒毒機構要設立青少年機構,也一口答應,栽進青少年事工。關顧孩子們的過程中發現,不是一廂情願的以自身經驗分享,就能帶來果效,有感於自己缺乏神的話語,無法真正澆灌孩子的心田,於是他進入拓荒宣教神學院就讀。

浪子回頭遇試探 信心斷絕往日連結

張進益傳道全家人與少年之家的孩子們。

張進益傳道全家人與少年之家的孩子們。 (照片提供/張進益傳道)

帶著飛行少年,以嶄新的身分再次踏進獄所,感觸良深。2012年張進益前往台中看守所,竟巧遇從前的「同窗」,這位獄友因毒品、擄人勒贖而多次出入牢獄。沒想到10幾年時光飛逝,昔日的「同學」,一個成為傳道人,在台上分享,一個仍坐在台下。那次,張進益大膽請求所長,讓這位獄友上台,為其進行決志禱告。

浪子回頭,難免遭遇試探。被判無期徒刑的友人,假釋出獄後找上張進益,他向對方說明自己已經信主,並且把努力存下的一筆錢給了對方,希望「過去的就過去了」。張進益的女兒出生時,另一位道上朋友帶著紅包來道賀,還問張進益要不要回去做些什麼,當下他連紅包都退還,拒絕一切走回頭路的試探。

張進益以自身經驗分析表示,要傳福音給江湖兄弟,有兩點要克服。「如果在監獄裡說,回去要好好做人,會被笑,因為很做作。」就算只是拿起聖經也會被笑,這是面子問題;另一點是實際的經濟問題,若要走上信仰的新路,就等於要放棄過去一切謀生的方式,必須有強烈的信心。

其實,海洛因的生理癮頭,最多只維持15天,心裡的癮才是較難纏的。但是神讓張進益經歷那7天後,「至今連想回頭(吸毒)的感覺都沒有,還要擔心什麼?」不僅如此,神也保守他仍有健康的身體,連B型肝炎也沒有。

曾經「一跪下禱告就開始哭」 11年艱困奮鬥期

張進益傳道全家福。

張進益傳道全家福。 (照片提供/張進益傳道)

自2001年起,張進益每周五前往少年觀護所進行一對一輔導,至少接觸2千名孩子,「沒有一個孩子的經驗,可以套用到另外一個人的生命。」因為每一個人都是上帝特別而尊貴的寶貝,「只有個案沒有通案」。

投身於飛行少年,拉一把當年的自己。回想第一次擁抱父母的感動,他也希望少年的家人有一天可以得到接納,重新站立。少年之家成立的前8年,只有他跟太太2位同工,帶著12名孩子,「一跪下來(禱告)就開始哭,要錢沒錢,要人沒人。」

曾經連續3年的12月年底,都有善心人士造訪,希望奉獻加菜金。只是,前2年來的人,聽完少年之家的介紹,都說他們想照顧孤兒院,而不了了之。第3年來了一對夫妻,聽完後也沒打算奉獻,先生卻在臨走前脫口「捐300好了」。

那一刻,張進益只覺得心痛,想要有骨氣不收這筆捐款。聖靈卻柔軟他的心腸,神對他說:「你都做這工作了,還要驕傲嗎?」上樓拿捐款收據時,他默默哭了,心想:「主啊!要怎樣你才願意使用我?」

連續11年收支僅能勉強打平,在2011年因為與桃園縣政府合作關顧高關懷家庭,有社工加入後,一群人激發鬥志,努力開始募款計畫,神也興起「大改樂團」,並於2012年,舉辦首次的募款音樂會。

未來,張進益傳道希望募集一億經費,用來買地,建立飛行少年屋,計畫結合「安置、自立宿舍、高關懷中心、技藝訓練、社會企業」五大項目。

「神有祂的時間表」 意外之喜家人信主

回首這段人生路,他相信神有祂的時間表。張進益和太太結婚的前幾年,遲遲沒有懷孕,讓家人相當著急,兩個姐姐甚至在家人忌日時,拿著銅板擲筊問「是不是信了耶穌才不會生?」張進益很難過,卻沒有多說什麼。

後來妻子又發生子宮外孕,輸卵管堵住,沒想到如今神不僅給他們一個孩子,2013年第3胎出生。更意想不到的是,當初擲筊的兩個姐姐,是家人中最早信耶穌的。「感謝主!」再平淡不過的話語,真真實實反映神在張進益生命中所滴下的恩典脂油。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