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殘缺、自我放逐 直到認識神是愛 韓籍口足畫家用繪畫宣教

歷經殘缺、自我放逐 直到認識神是愛 韓籍口足畫家用繪畫宣教

  • 2015/11/05 11:14
  • 1588
  • 0 / 杜胤廣 0

一口一足畫出簡約有致的生活物品,仔細觀看其畫作,能看出「畫中有話」的智慧言語,他是從小罹患腦性麻痺症的韓國口足畫家-崔熊烈。

成長過程中因生活不便,縱使擁有豐富繪畫恩賜,卻始終無法接納自己的「殘缺」;雖常去教會,卻從未遇見耶穌;經歷自我放逐後,神的愛將他贖回,現今運用繪畫恩賜,四處宣教!

韓國口足畫家崔熊烈從小罹患腦性麻痺,成長過程中始終無法接納自己的殘缺,直到自我放逐後,被神贖回。      (照片提供/崔熊烈)

出生7個月時,崔熊烈罹患腦性麻痺,父親從小訓練他用「腳」生活,例如將飯勺放在他的腳趾間,以腳當手來使用。自國小起,崔熊烈就喜歡用腳畫出人物的輪廓,累積繪畫的養分。

「小時候很喜歡被表揚的感覺。」崔熊烈說,自己很喜歡被鼓勵,也因繪畫而常被誇獎,所以當時既使雙手不便,仍開心投入其中。但每當被人鼓勵,母親總會說:「人們讚美你,不是因為你畫得特別好,是因為你用腳畫。」讓他相當不悅。

「我的外表和別人不同,因此常被取笑,同學都叫我『怪物』,我的內心有著一份恨、怒、痛。」小學時的崔熊烈,自尊心強,不喜歡別人總以「身體的殘缺」來評價他;甚至有時走在路上,某些愛心人士看到他,會掏出錢,崔熊烈對這一切的憐憫行為,感到痛恨;但同時,又認為自己在繪畫上有無可取代的天分,於是心中不但累積了恨,也累積了「驕傲」。

雖明白身體的殘缺,不能怨天尤人,又希望停止恨惡他人的心,於是9歲時,崔熊烈主動進到教會,天天求神赦免他的過犯。「我越仇視他人,心裡更加疲憊。」總是在意他人目光的崔熊烈坦承,當時雖去了教會,但「心裡卻從未遇見耶穌」…

「我外表和別人不同,常受取笑,同學都叫我『怪物』,我的內心有著一份恨、一份怒、一份痛。」小學時的崔熊烈,自尊心強烈,不喜歡人們總以他「身體的殘缺」來評價他,甚至走在路上,某些愛心人士看到他都會把錢掏給他,他卻對這一切憐憫行為,感到痛恨,甚至認為自己在繪畫上有無可取代的天分,於是心中不但累積了恨,更累積了驕傲。

崔熊烈雖然明白自己的身體不能怨天尤人,但又希望停止自己恨惡他人,因此9歲時自己跑到教會,天天求神赦免他的過犯。「我越仇視他人,心裡卻更加疲憊。」崔熊烈說,他總是從別人的眼中看自己,雖然去了教會,但「心裡卻從未遇見耶穌。」

來台已有7次的崔熊烈,走訪過全台大專院校與醫院分享見證,激勵不少人心。      (照片提供/崔熊烈)

30歲那年,崔熊烈還會走路,積極在繪畫上拜師學藝,但怎麼努力都沒用,因為不管畫什麼,都自覺毫無意義。當他走投無路、失去經濟來源時,甚至常用「嘴」、「腳」行竊。那時他有位心儀的姊妹,渴望能互許終身,因此不停禱告,但每當他為此事禱告時,不知為何,都會想起自己犯下的罪行。

直到35歲那年,崔雄烈發現不管如何靠自己,都無法成為一個良善的人,某天,一位鄰居太太,不忍看到崔熊烈過著自我放棄與酒醉的生活,便去家中探訪他,對方打開聖經,讀著約翰福音一章29節:

「次日,約翰看見耶穌來到他那裡,就說: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鄰居太太告訴他,這世界有起初、有末了,過程中,人們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我們本該被神審判。「你的罪其實和其他人的罪一樣,但神兒子耶穌來到這世上,已經為我們所有的罪獻上自己,做了『挽回祭』,使我們成為聖潔了。」

崔熊烈問鄰居太太:「那我就沒罪了嗎?」「是啊!都已經除去了!」太太回。那時崔雄列才意識到,為何無法靠自己的力量,逃離他人的眼光,並改變自己憤世嫉俗的人生態度,因為,他無法認定自己是個「殘疾人」,他不懂什麼是神的愛。當他了解到「神就是愛」時,才明白自己的過犯與罪,早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但因為過去的「不信」,以致無法肯定、接納自己。

因著「信」與「悔改」,使崔雄烈看世界的眼光開始變得「不再一樣」;神開啟了他的智慧,不僅反映在其作品中,更改變他看待自己與他人的心態。

「起初我厭惡人『施捨』我,但我現在會告訴施捨的人說:『謝謝。』」當崔熊烈開始認真看待信仰時,某天外出遇到同一批在路上玩、常會嘲笑他的孩子時,心裡有了和以往不同的想法,於是告訴這群孩子,他是因為患腦性麻痺才導致殘疾。之後該群孩子再遇到他時,竟開始送上關心,彼此更成為朋友。

畫出生命見證 也畫出信仰深度

「以前繪畫時,希望被人關注,所以一直畫自己眼中的世界,但現在我能用繪畫傳達『從神而來的心意與智慧』。」現在崔熊烈繪畫的目的就是傳福音,盼透過畫中傳達智慧的言語,影響人心,解開每個人對生命的疑惑。

「果實出自於根,枝子只是供應,因此枝子不會因好果而自誇,也不因壞果而負責。」他以一幅《柿子》畫作為例表示,畫中有6顆柿子,但他特別突顯其中一顆被吃得只剩下蒂頭的柿子。以此表達,其實我們的生命也如同柿子,神創造每個人,作為枝子的我們,不論做了多麼有成就的事、結了多少果子,或犯了多少過錯,敗壞這世界,我們都一直活在神的恩典中。

藉由繪畫,崔雄烈不斷展現自身從殘疾枷鎖中得自由的見證。他曾因病痛折磨,因而憤世嫉俗,也曾自誇過成名後的喜悅,最後擺脫罪惡的壞果,回歸到天父懷中,認同自己。

台灣有知名口足畫家楊恩典,韓國有崔熊烈,願我們能像他們一樣,學習接納自己、回到天父懷抱,因為「生命中最可怕的不是跌倒,而是放棄,當我們不再為自己畫地自限時,世界將跟著無限寬廣。」

【看更多感人見證,歡迎加入今日報Line生活圈】

  • ID:@IOB5227J
  • 手機直接點入加入:(點我)
  • 行動條碼:

      Line@行動條碼掃描。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