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掌踏進「最艱難選區」 值得奮鬥的戰役 即使敗選也不覺浪費生命

台灣首位提出「家庭主流化」政策立委候選人 

腳掌踏進「最艱難選區」 值得奮鬥的戰役 即使敗選也不覺浪費生命

  • 2016/01/09 22:28
  • 772
  • / 張嘉慧

(攝影/記者林胤斈,編輯中心製圖)

在台灣政壇上,你可能沒聽過他的名字,確實,他不像其他政治人物有資深政黨背景的聲望,也不如其他候選人有豐厚財力作為選戰的宣傳後盾。

但,他是台灣首位在包山包海議題中,敢單打「家庭主流化」政策的立委候選人,同時又有勇氣進入被綠營「直接棄權」、其他共同候選人也坦承是「選情最艱難」的大安區。

他是曾獻瑩。被問及自己有何「值得支持」的理由?他說:

「如果你問為什麼要支持我這個人?我覺得不一定。前提是,我是為了社會『共同價值』在努力。我覺得我們不是要為了『某人』而合一,而是要為『共同價值』而合一。如果今天我不是提出這樣的價值,那根本不用支持我。我認為自己今天會得到許多支持,是因為在政見中打出『家庭主流化』,而不是靠個人魅力。」

何以檢視其政見不是曇花一現? 其實他及背後團隊早已默默耕耘多年

攤開其政見文宣及網站資料,10大政見全是關乎「家庭」利益。

「還沒參選時,我就已經在做家庭,不是因為出來選才做的。上帝裝備我一段時間,出來就直接主打『家庭主流化』政策議題。」

過去連續多年,「活力台灣、幸福家庭、快樂義走」大型活動,曾獻瑩就常在議題操作的事奉上和其他教會一起協調並執行,也常負責台北場的守約、守貞、守份、守成(承)的媒體議題操作,多年來持續參與在家庭議題中。

2013年多元成家法案爆出,他也積極參與了解,並投入正面家庭建造、社會運動推動,明白法案、修法的過程;同年進入國會小組事奉,和在立法院職場的基督徒一起禱告,「這些經驗讓我對家庭議題不陌生」。

加上其所屬教會一直看重婚姻、家庭事工建造,並設立「愛盟」基金會負責家庭工作、「愛網」負責弱勢關懷、「愛傳」負責媒體教會,現任愛傳祕書長的他,在家庭議題探討上能很快與相關單位通力合作。

「所以不要只看我一個人,看一個候選人要看他的『背後團隊』。我們後面有家庭專家、家庭教育界的權威,所有政見不是我獨自寫的,是由團隊一起建構出來」。這些家庭主流化政策的理念,背後其實有深入的學術支持。

那麼,透過政治去推動的重要性為何?曾獻瑩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能和選民們談這些概念。

若是平常講,他們會覺得你怪怪的,但現在的時間點很合理,所以競選團隊可透過打廣告、陌生拜訪、辦座談會、網路影音傳遞…等方式,吸引大家來聽聽他們的政見。

但別以為他一開始就樂在其中,其實曾獻瑩也曾是恐懼投入政治的一份子…

理想與現實拔河 最後使命勝過懼怕 生出「死就死吧」的奮勇一搏力量

其實台灣有很多菁英份子,教會界也有許多優秀人才,但他們一聽到「參政」,都再三猶豫、考慮,最後很多人選擇「拒絕」。

同時身為「信心希望聯盟」總指揮的曾獻瑩,從頭到尾都知道,要找人出來參選其實沒那麼容易。而當信望盟和所屬教會鼓勵他出來參選時,自己覺得做這件事很有意義,「但環境不是那麼理想…」

曾獻瑩坦承,參選最大的掙扎與阻礙,是「害怕」,因為台灣「選舉文化」不是很好,許多人為達勝選目地,攻擊、抹黑等政治惡鬥事件層出不窮;深怕自己一頭栽進後,將導致個人名譽、人際關係受損,甚至因此連累家人及教會;加上當前立委形象,在人民心中近乎墊底。有安穩人生的曾獻瑩,躊躇要否蹚這混水?

我最大的挑戰是「害怕」。我不是政治背景出生,我們家也不是搞政治的,只是我們對現在的「家庭議題」有很大負擔。

思想拔河的那段日子,教會剛好在談《以斯帖記》。因哈曼詭計,以斯帖在面對以色列將被「滅族」的危機時,一開始也感到懼怕、不知所措,但末底改勸她:「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

於是,以斯帖後來鼓起勇氣面對,過程中仍可見其擔憂;她邀請族人、自己也禁食禱告多日,最後以斯帖誕生「死就死吧」的決心。

深受這段歷史激勵,加上參選的「三個條件」都蒙神應允。有神的話語成為確據,太太及屬靈的家也都表示支持。當教會一起為此事禱告時,9成的人都鼓勵他參選。「很訝異沒有人反對,若有的話,我可能會退縮,但就是沒人說不行。」

曾獻瑩所屬教會台北真理堂主任牧師楊寧亞(左)及弟兄姊妹們都相當支持他此次出來參選,將家庭價值帶入政策面,而家庭也是聖經中極為重視的真理教導。

曾獻瑩所屬教會台北真理堂主任牧師楊寧亞(左)及弟兄姊妹們都相當支持他此次出來參選,將家庭價值帶入政策面,而家庭也是聖經中極為重視的真理教導。 (照片提供/曾獻瑩競選團隊)

最艱難的環境,其實也是最有望「翻盤」的時機

既然決定投入了,那麼接下來「為何而戰?」,就是重要「動機」。

1)傳遞正確的價值觀、2)打造不一樣的選舉文化、3)藉由這次選舉成為一個「平台」,引導社會民眾、教會弟兄姊妹及年輕人「關心公共事務」,是曾獻瑩此次提出的三大選舉目標。

「三個目標弄清楚後,這樣投入選舉就很有價值。」而當他清楚為何而戰,恐懼也就消逝。不會因為選上機率不高、別人的看衰、或政治環境差,就裹足不前。

因為,在愛裡沒有懼怕。

事實上,政見議題包山包海講不完,曾獻瑩團隊選擇一項「最根基性」的議題-「家庭價值」。

有人質疑,提出此議題,是否要和「多元成家」對抗?

「完全沒有,你看我的政見就知道了。我們沒有那麼狹隘,為了要反對誰才出來選。我們出來,是因為台灣現在真的有很多家庭亂象,台灣大部分的家庭問題,光要下去解決,就解決不完了。」

包括台灣離婚率為全球名列前矛、生育率全球敬陪末座、人口老化速度居全球首位;和過去20年相比,出生率人口數少了40%…,而這些,其實會連帶影響年輕人未來發展,如現今「低薪」的隱形殺手,都和「家庭結構被破壞」脫離不了關係。

「年輕人以為這跟他們沒有關係,這當然有關係!因為國家的支出沒有減少,只有變多;因為人口老化,所以年輕人要賺更多錢、繳更多稅,不然年金會倒、勞退勞保會倒、軍公教會倒。這些是什麼原因?就是因為『人口結構改變』。勞動力問題、社會問題、很多成本支出,都跟台灣『家庭被破壞』有很大關係。」

越研究家庭議題、實際投入越多時,曾獻瑩的使命感就越深。

很多年輕人其實不懂他為何要談「家庭」,甚至覺得這話題很「古板」,但曾獻瑩在與他們「對話」後,不少年輕人都轉而認同:「原來家庭這麼重要」;更別說正處在水深火熱中的家長族群,對此議題更是充滿負擔。

「我後來發現不是我出來,而是有一群媽媽,她們都很願意站出來。很感動,她們下雨天還拉著小朋友上街發傳單。去菜市場、去教會,都是媽媽帶著孩子去發。這些人完全是自動自發,我沒有給他們一毛錢。」

不只如此,在10月時,有激進團體主張廢除刑法227,當時,曾獻瑩是第1個開記者會、向媒體朋友表明「反對」理由的人;並在官網做線上民調,3天就湧進10萬人、1周內湧入15萬人,結果有9成6民眾反對。

在不合理的事上,站出來說「對的事」時,會有很多人支持你。

曾獻瑩透過官網針對「廢除刑法227」議題進行線上民調,3天湧進10萬人、1周內湧入15萬人,結果有9成6民眾反對,凸顯他在家庭議題上的反應很敏銳。

曾獻瑩透過官網針對「廢除刑法227」議題進行線上民調,3天湧進10萬人、1周內湧入15萬人,結果有9成6民眾反對,凸顯他在家庭議題上的反應很敏銳。 (攝影/記者林胤斈)

被年輕人挑戰參與政治的神學支持,曾獻瑩這樣回答…

當被挑戰到:身為基督徒,參與政治的「神學」是什麼?

曾獻瑩回答:

我不是唸神學院出來,也沒有神學博士學位,沒有辦法用很神學的理念來回答這個問題,但可以從自己的經驗來告訴大家,我的神學基礎是什麼。

我去拜訪菜市場、去大安區、去國宅掃街拜票,我看見一件事:「耶穌走遍各城各鄉,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好像羊沒有牧人一般。」

我看到那麼多老人家在那裡,遇到了問題,他們其實可以過得更好,需要有人幫助他們過得更好。我去國宅一樓時,有個很大的設施,鐵門被關起來,一位伯伯跟我說,這是國防部的東西,已經閒置很久,為什麼不開放出來,讓長輩和孩子有娛樂的地方?我覺得他講得有道理,其實有很多國有資源是被閒置、浪費的。

為了大安區,也去拜訪台北市議員,他們跟我說,其實大安區是學校最多,毒品問題卻蠻嚴重。我也了解到大安區是全台北市平均年齡最老的區域,在這裡,我看見了很多長者的需要。

政治就是管理眾人的事,其實政治就是「牧羊」,政治就是「牧養」。

耶穌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所以政治,就是要讓這些人的生命得的更豐盛。

對我來說,我覺得政治人物就是要有一顆「憐憫的心」。看見許多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好像羊沒有牧人一樣。做政治人物就要像「牧人」,帶他們到青草地上。這就是我的「政治神學」,一點也不複雜,這是我實際走過後,所感受到的。

我們團隊出去走都要禱告,求神給我們「憐憫的心」,不要給我們「疲倦的心」。因為我們一天到晚出去跑、很累的。如果政治人物都有憐憫的心,我相信台灣會不一樣。

走過大安區,曾獻瑩真實看見長者的需要很大。

走過大安區,曾獻瑩真實看見長者的需要很大。 (照片提供/曾獻瑩競選團隊)

走出教會,藉掃街與民眾面對面,訴說家庭主流化政策的重要性。

走出教會,藉掃街與民眾面對面,訴說家庭主流化政策的重要性。 (照片提供/曾獻瑩競選團隊)

獻瑩走透透,不知已握過多少雙的手。

獻瑩走透透,不知已握過多少雙的手。 (照片提供/曾獻瑩競選團隊)

當試探敲門時 所堅持的事情 可以看出一個人的真相

這是他的堅持,堅持在脫下立委候選人的外衣後,仍持守日常基督徒的本分。

候選人很忙碌,要應付各種不同的人事物。對曾獻瑩來說,如何持守與上帝親密的關係,是一大挑戰。

但他堅持「靈修、讀經、禱告不能少」,因此每天早上都會跟弟兄用電話禱告。他坦承,剛開始參選時覺得好忙好累,曾有過想過放棄用電話禱告的試探、或者暫停。面對試探的他,在體力與精力都不足時,仍認為優先次序不能對調,最後堅守住屬靈生活。

再者,大安區是藍營傳統的票倉,該黨認為總能在此立於不敗之地,今年連綠營都放棄推出候選人。這區有24萬3千人、53個里、165個投開票所,平均一個投開票所有1,400人,要如何去讓這些人知道曾獻瑩提出的政見想法及訴求,這是第二大挑戰。

有人說 :「什麼政治從『家』開始?政治要從『錢』開始。」其實有時選戰比的不是「政見」、「能力」,而是「砸大錢」、「誰資源多」。但對曾獻來說,他不可能跟風,也沒有財力跟風。

所以有時候他會覺得挫折,因為,「有些候選人不需搞網站、不需講那麼多政見。很多年輕人問,我的政見能否再更具體?我說『歡迎比較』。你去把大安區12位候選人政見全部拿出來,哪個字有那麼多、哪個政見有那麼清楚,歡迎比較。」

但從中也更深明白,「選戰文化」和「選民」都是需要轉化的。如何克服此挑戰?曾獻瑩還是回到起初參選的三個目標,所以無論是否勝選,他都會持續為家庭價值努力。換言之,他不會被勝敗綑綁、也不會因勝敗而妥協。

其實去做這些事時,並沒有浪費我們的生命,有些人說你沒選上,這些努力都白費了,但我不那麼認為,反而是,我們又往目標邁進了一步!

其實有一群站出來的人,他們面對選舉文化也會感到害怕,但「家庭」價值表達到他們的心聲,所以願意站出來無條件支持。

其實有一群站出來的人,他們面對選舉文化也會感到害怕,但「家庭」價值表達到他們的心聲,所以願意站出來無條件支持。 (攝影/記者張嘉慧)

選舉、政治話題 一直挑戰基督徒的「合一」

你覺得基督徒為甚麼要支持你?
   
「如果你問為什麼要支持我這個人?我覺得不一定。前提是,我是為了社會『共同價值』在努力。我覺得我們不是要為了『某人』而合一,而是要為『共同價值』而合一。如果今天我不是提出這樣的價值,那根本不用支持我…」


曾獻瑩認為,這次選舉,從另一個角度看「合一」,是一大挑戰,挑戰基督徒能否在「真理」裡,表達對政治的看法。而基督徒若能在政治參與上有更多合一,相信對台灣社會發揮的影響力,是30、60、100倍的快速倍增。

耶穌在十字架上為門徒禱告,正是「合而為一」,因為基督徒合一,力量將非常大。反之,分散的結果,就是被各個擊破。其競選團隊現除了努力走出去,爭取世界的支持外,一個很重要的力量來源,是看見主內弟兄姊妹的合一。

期待基督徒能在政治議題上更多討論、參與、關心,然後往合一目標前進。有人跟我說,大安區基督徒佔20%以上,但重點是,這20%基督徒都一起來支持「家庭價值」,每個人再去影響1、2人,會對這塊土地產生極大影響力。

在很多人對政治失望的世代,曾獻瑩踏進最艱難的選區,即使敗選,他也不覺得是浪費生命,因為又離目標更接近。不管如何,都是雙贏。

凡你們腳掌所踏之地,我都照著我所應許摩西的話賜給你們了。-約書亞記1:3

政治,從「家」開始。基督徒若能為「共同價值」而合一,將對社會帶出倍增影響力!

政治,從「家」開始。基督徒若能為「共同價值」而合一,將對社會帶出倍增影響力! (照片提供/曾獻瑩競選團隊)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