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年的聖米迦勒與諸天使堂 給予二戰「死亡行軍」前的最後安慰
戰勝生命中的巨人 分別為聖

歷史雖不能改變 但要透過教會活出生命!

128年的聖米迦勒與諸天使堂 給予二戰「死亡行軍」前的最後安慰

  • 2016/09/30 09:23
  • 263
  • / 葉毓亭

山打根戰爭紀念碑。

山打根戰爭紀念碑。 (照片來源/山打根旅遊局)

位於東馬沙巴的山打根,因城市景貌與香港相似,曾吸引大批香港商人在此駐足做生意,而有「小香港」之稱,也是沙巴州內華人用廣東語為主的城市。但在七十多年前,因著二次大戰的洗滌,一段從山打根起行的死亡行軍旅程,讓這個城市留下黑暗的一頁。

戰爭悲壯的結果 成為後代記取戰爭的教訓

第二次世界大戰日軍曾占據山打根,且從新加坡戰役中俘虜2千多名英澳的官兵,遣送於此地的戰俘營,目的要替日本人建立機場。期間,戰俘遭受慘無人道的待遇而陸續死亡,而盟軍的轟炸使得興建機場的工程停擺,隨後,日軍決定將戰俘壓制撤退至內陸的納閩,赤足翻山越嶺,徒步展開長達260公里的死亡行軍。

2千多名的官兵,在這場死亡行軍中幾乎無一倖免,而即使成功抵步蘭瑙也被處決致死;當中只有6名澳洲軍官逃跑倖存

這段不風光的事蹟是澳洲人不想回想的記憶,直到數年前一位澳洲歷史學家來到山打根挖掘這段歷史,把這段難以對外人言的過去記錄成書,至此對外公開。

具有百年歷史的聖米迦勒與諸天使堂內部。

具有百年歷史的聖米迦勒與諸天使堂內部。 (攝影/記者葉毓亭)

英澳戰俘踏上山打根土地的第一天,就住在至今已有128年歷史的聖米迦勒與諸天使堂內,至今,聖米迦勒與諸天使堂內仍可看見其紀念的足跡。

聖米迦勒熊添財牧師表示,2005年時,那些澳洲戰俘的後裔來到山打根,籌了澳幣25萬多元,邀請知名音樂家韓德爾的曾孫菲利普‧韓德爾(Philip Handel),製作手工吹制玻璃彩繪送給教會,代表著沙巴跟澳洲的聯結,感謝山打根居民雪中送炭,在他們祖先的逃亡過程提供協助。

為了記念在戰爭中不幸喪生的澳洲軍人,澳洲戰俘後裔跟山打根的政府一同建造「山打根紀念公園」,並訂每年8月15日為紀念日,由天主教會與聖公會聯合聚會紀念。

至今,發掘該事件的澳洲歷史學家,每年仍會來到山打根2至3次,帶著澳洲戰俘的後裔從亞庇坐船到納閩,沿著他們的祖先行軍的路線走一次,作為對先人的緬懷,來到士兵的墳墓時,便以獻花紀念。

具有百年歷史的聖米迦勒與諸天使堂

具有百年歷史的聖米迦勒與諸天使堂 (攝影/記者葉毓亭)

聖米迦勒與諸天使堂 從死亡行軍事件中宣告基督復活的生命

耶穌說:「是因你們的信心小。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並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馬太福音17:20

具有百年歷史的聖米迦勒與諸天使堂,座落於愛爾頓山上( Elton Hill),哥德式風格的建築風格,使人如同置身歐洲小鎮。

教堂是由英屬北婆羅洲聖公會的首位傳道人,威廉‧亨利艾登牧師創立,他來到山打根的首要任務,則是將此山丘割低50呎,為的是有足夠平坦的面積,建築一座永久性的教堂。艾登牧師與時任政府協議,希望政府能提供獄中勞工搬運石頭,協助教堂建立,但建造之前,須將山丘割低為一面平坦的土地。

從歷史的記錄中得知,當艾登頓諮詢土地專員時,對方回答說,事情是不可能的成就。但艾登牧師用聖經記載的回覆對方,我說對這座山說:挪開此地投大海,五年之內那山應是在海上。

往後,艾登牧師開始以苦力剷平山丘,使之有足夠的範圍規畫聖台和聖衣室,並親力親為、用木樁和線畫分地界。5年後,大部分的山丘已割低至堅實的硬土,前後共歷經13年,聖米迦勒與諸天使聖堂成為婆羅洲第一間用石頭蓋成的建築。

熊添財牧師表示,這個看似不可能的任務,神卻透過艾登牧師的信心回應,將那山挪去,才讓教會至今超過128年仍屹立不搖。

飛利浦韓德爾所手工製作的彩繪玻璃。

飛利浦韓德爾所手工製作的彩繪玻璃。 (攝影/記者葉毓亭)

由菲利普‧韓德爾(Philip Handel)所製作的彩繪玻璃而成的紀念之窗,分為上中下三個部分;深淺不一的藍色,則代表英、澳及馬來西亞三個國家海洋顏色。

上部與中間部分圖案,為使徒行傳12章提到的「屋裡有光照耀,神的使者站在旁邊。」彩虹色調象徵和平未來的希望,鐵鍊從西門彼得身上脫落,象徵上帝在困苦中帶來的希望。

第三部分則是聖經中耶穌與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透過給予陌生人間的同情與支持,表達在許多黑暗的日子裡,當地人對需要幫助的外國人給予的安慰及同情。圖中有東馬地區的棕樹和山打根戰俘營的標誌,顏色呈現則呼應彩虹光譜,勾勒出人物和整體畫面,包含澳大利亞,沙巴州和英國的花朵,從戰爭中體現團結意義。

從中心頂部由花朵和葉子組成的圖樣,主要由澳大利亞、沙巴兩國的植物做為裝飾,象徵耐心、榮譽、憐憫、勇敢和犧牲,描述戰爭中的人道精神、勝利和意志,也作為紀念之窗的目的。

聖米迦勒教會牧師熊添財。

聖米迦勒教會牧師熊添財。 (攝影/記者葉毓亭)

「奇妙的是,前幾年有一位日本軍人的後代,來到聖米迦勒教會與我們一起參與紀念儀式,也為過去先祖在這塊土地上所做的事認罪悔改。」熊添財牧師相信神正在作修復、連結的工作。

雖然聖米迦樂教堂曾經接待過死亡行軍的澳洲戰俘,但熊添財牧師已逐漸少提這段歷史。他表示,歷史雖不可抹滅,但教會是宣揚神復活的大能,生命是從基督來的,宣告神的生命是活的,要藉著耶穌活出生命。

▌HOT!!! 本周超熱門 ▌

台北復興堂創會牧師柳健台榮退暨交棒 給柳子駿3祝福 縱然體衰、仍心念教會建造和牧養群羊

「對我來說信仰很重要」 戲劇一姐楊謹華生日受洗了!

有債務還要奉獻嗎?

神所配合的人不能分開 「對的人」終將重逢

信心勇士之父的告白:親愛的力克,謝謝你來當我們的孩子

【為今日報臉書按讚 成為轉化社群媒體勇士】

逾百萬讀者都喜歡看,24小時陪你用「新聞」看見「基督視野」

● 手機立即加入:(點我)
● 掃行動條碼: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