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古話今之嗎哪風雲」(第三十五章回)~心中無主,早晚吃苦!

「說古話今之嗎哪風雲」(第三十五章回)~心中無主,早晚吃苦!

  • 2018/07/04 11:00
  • 7339
  • 作者 / 魯風

耶和華永遠作王,那任意而行者,必然受苦!(照片來源/今日報圖庫)

(讀經:士師記17~21章)

 

米迦偷了母親的銀子,因懼怕咒詛,到母親面前承認錯誤,母親不僅原諒了他,還為他祝福。故事若到這裡結束,皆大歡喜,滿滿地正能量。但是,母親竟用部分銀子造了一個神像,還美其名曰:獻給耶和華,這立刻改變了性質。

 

拿到神像後,米迦設立神堂,造以弗得,又立自己的兒子作祭司,開始有模有樣地事奉神。貌似為神大發熱心,實則肆意妄為。很顯然,這一家人根本就不懂律法。

 

米迦也知道自己是個外行,所以,他請了一個利未人來家裡作祭司。此利未人本住在伯利恒,為了生計而離開,這足以說明當地百姓沒有盡上供養的義務。既然利未人都需要自謀出路,那以色列人出現信仰上的墮落就不足為奇。

 

作為利未人,他當然知道祭司並不是任何一個利未人就能當的,但是,活命要緊,他已顧不了那麼多了。

 

當服事不再是因為愛神,乃是為了賺錢時,那結果必然是,哪裡給錢多就去哪裡,哪裡地位高去哪裡。因此,當但支派向這個利未人發出邀請時,他心花怒放,沒有任何的猶豫就帶著米迦的一切離開了。

 

米迦懊惱萬分,其實他早該料到有今天,一個為了百十兩銀子就不顧律法教導的人,背信棄義很正常。

 

當然,錢多錢少,地位高低並不是最重要的。有時候,去錢多的地方,平臺大的地方也屬正常。但前提必須是合乎神的心意,而不是單單為了錢財、名利。否則,終必無處可去。

 

因著這對母子的任性胡來,令家庭受到損失,而全民族任意而行時,則是差點損失掉一個支派。

 

不顧律法教導的人,背信棄義很正常。(照片來源/今日報圖庫)

 

故事的起因還是跟一個利未人有關,比較起來,他明顯地富裕很多。但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對神的信仰崩盤,毫無真理的立場可言。由此可見,經濟狀況與屬靈光景並不存在必然的聯繫。

 

在岳父的盛情款待面前,此利未人的行程一再延期。實在不能再拖,才在黃昏時匆忙上路,然後留宿基比亞。

 

晚上,利未人的妾被人淩辱,最後死在了房門口。發生這種事情,簡直讓人難以相信這是一座便雅憫人的城,還以為穿越到了所多瑪呢。

 

默默離開後,利未人將妾的遺體切塊,差人送至各支派。這極大的刺激了以色列人,他們同心聚集,定意要除掉那些犯罪作惡的人。奈何便雅憫人竟毫無歉意,反而對罪犯處處偏袒。

故事的起因還是跟一個利未人有關,比較起來,他明顯地富裕很多。但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對神的信仰崩盤,毫無真理的立場可言。由此可見,經濟狀況與屬靈光景並不存在必然的聯繫。

 

在岳父的盛情款待面前,此利未人的行程一再延期。實在不能再拖,才在黃昏時匆忙上路,然後留宿基比亞。

 

晚上,利未人的妾被人淩辱,最後死在了房門口。發生這種事情,簡直讓人難以相信這是一座便雅憫人的城,還以為穿越到了所多瑪呢。

 

默默離開後,利未人將妾的遺體切塊,差人送至各支派。這極大的刺激了以色列人,他們同心聚集,定意要除掉那些犯罪作惡的人。奈何便雅憫人竟毫無歉意,反而對罪犯處處偏袒。

 

戰爭在所難免,而且是以聖潔之名,故聯軍底氣十足。按人數來看,雙方實力懸殊,本以為瞬間就會將便雅憫人擊潰,哪知卻連續兩次失敗而歸,不得不在耶和華面前哭泣。第三次,終獲全勝,以色列人卻並未破涕為笑,乃是放聲痛哭。他們終於明白,兄弟之間的戰爭,永遠不會有贏家。

 

為防止便雅憫全支派滅絕,他們開始想方設法地彌補自己的錯誤。這樣做的動機不錯,可具體到行動時,仍然是自作主張,任意而行。究其原因,那就是這個時代沒有王,沒有具持續影響力的屬靈領袖。

 

士師記的開篇就講約書亞離世,直至末了,領袖的危機依然沒有解除。雖然士師一個又一個的興起,但顯然他們難達摩西、約書亞那樣的高度。

 

君王何時出現?難道日子就一直這樣混亂下去?

 

當然不是!

 

在士師記的開頭和末了,猶大支派已脫穎而出。還有,耶路撒冷、希伯侖和伯利恆這些城市被重點提及,那要來的君王就隱藏在這些線索中。

 

耶和華永遠作王,那任意而行者,必然受苦!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