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時空同一心志,精銳單兵到耶和華軍隊 高敏智:想起祖父,我就確定教會不受世界所困

兩個時空同一心志,精銳單兵到耶和華軍隊 高敏智:想起祖父,我就確定教會不受世界所困

  • 2021/06/11 17:15
  • 3104
  • 記者 / 辛毓珊 台南市報導

左圖左一,為開創台南聖教會的第一任牧師高進元,左二為其兒子高世輝。右圖為現任(第九任)主任牧師高敏智,為高世輝之子、高進元之孫。(圖/高敏智 臉書、本報資料照片)

1926年,日本聖教會來到台灣。出生苗栗苑裡的台灣青年高進元,赴日就讀東京聖書學院,1928年,他來到台南,開設了台南聖教會—而他也是南聖現任主任牧師高敏智的祖父。教會草創時期,高進元常在台南市街頭,打著鼓,如行軍般邊走邊唱詩佈道,被人扔石頭也不改其志。

台南聖教會(簡稱:南聖)的草創地點,是一間礦油行倉庫。整整十天,高進元刷洗著滿屋的油漬,直到兩手起了水泡,連做飯都有困難。當時沒有一個會友,鄰居冷眼旁觀,但他以堅定的信心,在門前掛上自製的招牌「祈禱殿」,最早的南聖會堂成立。

 

高敏智牧師分享:「高中時,我看到了阿公的日記。當時就下定決心,以後要像阿公一樣。」1952年高進元牧師電台講道時腦溢血,面對兒時印象,高牧師說:「阿公那時已經不能講道了,但每個禮拜都坐在最前面聚會,也很疼愛孫兒,會和我們簡單地對話。」1963年祖父逝世,當時高敏智七歲

1928年7月,高進元牧師返台,於台南市永樂町(今長樂街)3-205號承租一油店倉庫,成立佈道所開始聚會,名為「祈禱殿」。(圖/台南聖教會 官網)出生台南的高敏智,來自基督徒世家,母親的祖先是馬偕宣教士的學生,算到高敏智已是第七代,父親則自高進元牧師算起,為第三代。(圖/高敏智 提供)

聖靈保惠師,親自挽回叛逆少年的生命

高敏智在十歲時搬往台北,父親身為名校老師,對孩子要求很是嚴格。但他卻在國一時,走偏了路,變成一個會講髒話、作弊和偷錢的叛逆少年,甚至和人大打出手,對原來熟悉的教會也很抗拒。

 

國三時,教會舉辦登山活動,在哥哥的勉強下,高敏智只好參加。活動後,大家輪流上台分享心得,最後輪到高敏智,不知道要講甚麼的他,只能硬著頭皮上台。

 

結果,他一到了台上,一開口就一直哭,最後哥哥不得不上台把他帶下來。高牧師回憶起那段被聖靈澆灌的經驗時說:「從那一天起,過去做得很順的壞事,再做就很不安,講髒話就覺得自己髒,也不再作弊了。」他開始認真讀書,一年補三年的進度,後來考上成功中學,也重新回到教會。

 

因傷人意外迫切禱告,神「答非所問」的呼召

十八歲時,高敏智參加退修會,和同學玩棒球,不小心打傷對方眼睛,同學急送醫護室,嚇得他哭了起來。晚上,高敏智迫切地向神禱告,神卻一直從靈裡給他另一個意念:「要去傳福音給萬民聽。」

 

他對神說:「我禱告的是,同學要得醫治,怎麼心裡回應的想法是呼召、要傳福音呢?不然這樣,祢給我兩個印證,第一是我的同學沒事,第二則是下一堂聚會,講員的第一句,就是祢要對我說的話。」

 

下一堂聚會開始,沒多久同學就回來了,告訴他眼睛沒事,只擦破了眼皮,鬆下一口氣的高敏智,接著緊張地看著講員上台,很想知道他的第一句話會是甚麼?講員二話不說,直接翻開聖經,大聲讀出羅馬書12:1「所以,弟兄們,我以上帝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上帝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

高敏智在國三時,因聖靈澆灌而生命翻轉,開始奮發圖強,考上成功中學,也重新回到教會。左上圖為其東海大學時代,左下圖為大學畢業後,進入海軍陸戰隊時期。(圖/高敏智 提供)

服事神就要做精兵,神用三個印證堅固信心

高敏智牧師說:「從那一刻起,我就相信神的確呼召我。」進入禾場前,神也回應他祈求的三個印證、堅固其信心。第一個是就讀基督教大學,高敏智考上了東海大學化學系,在校期間,他擔任團契主席,操練了很多事工。

 

第二個,高敏智向神禱告,希望能進入海軍陸戰隊當兵,因他認為:「當傳道人一定要在毅力、體力上,用最嚴格的方式訓練。」當時,大家都以為怪,怎麼偏偏要去每個人巴不得離開的單位?也潑冷水說:「不可能,因為你是乙種體格,海軍陸戰隊要甲種體格。」

 

結果兵單來了,高敏智居然真的進入海軍陸戰隊。原來,他考上了預官,對方接受乙種體格。他也立志要到最嚴格的單位,後被安排到了基地,接受所有兵器、戰技的訓練,並成為訓練官。

 

第三個印證,他在神學院畢業前禱告:「我要開拓教會。」並對士林地區特別有感動。畢業前一年,有人公布要去士林,但他畢業那年,對方突然決定不去,高敏智趕緊自告奮勇。畢業後,就與妻子一同前往士林,開拓聖教會。

 

1985年,28歲的高敏智,興奮地在小小的會堂中跪下,心想這天起,就要開始建立教會了。夫妻倆和1歲多的長子,從零開始,他們開了門、迎著清晨的陽光,禱告著:「主啊,求祢賜下更多愛靈魂的心,並剛強壯膽的心志…」

高敏智在畢業前,買了地圖,圈出士林沒有教會的區域,每天騎著老舊機車,遍尋合適之處,最後在「雨聲街」租下佈道所;中華福音神學院畢業後,便與妻子洪瑞玲和年幼的長子前往士林開拓教會。左上圖為父親高世輝在士林聖教會前懷抱長孫的留影。1986年6月,雙胞胎兄弟出生,成為一家五口。(圖/南聖家書、高敏智 提供)

三年內自立的士林聖教會

起初,高敏智在「雨聲街」租下佈道所,空無一物,請人加作圍牆、搭棚子、裝鐵門、玻璃…,一家三口住在三坪不到的房間裡,只能放一張床和一個塑膠衣櫥,床也不夠三個人睡,夫妻倆只好改橫著睡,並在床尾加上兩張板凳放腳。唯一一間廁所,則必須在聚會前收好毛巾,免得變成公用抹布。

 

後來,高敏智又找到一個地方,決定買下來,他說:「我永遠記得,那筆三百二十萬的建堂經費,對當時的我,簡直是個天文數字。」那時,教會會友還不到十個,他和大家分享建堂異象,並計算貸款給會友們聽。

 

每一個會友都是第一代基督徒,高敏智說:「真的很感謝神,大家用信心經歷神的帶領,三年內就把貸款還清了,人數也同時增長到五、六十人。」三年半後,士林聖教會宣布自立,高敏智寫信給總會說:「教會自立了,剩下的補助款不用再寄來,我們也可以對外奉獻。」

 

更大的挑戰:面對老化的台南聖教會

與此同時,台南聖教會開始呼喚著高敏智,向他表示教會老化、沒有年輕人,很需要他回來服事。

 

看著生氣蓬勃的士林聖教會,高敏智十分不願意,但神用一年的時間感動他,慢慢地,他萌生另一種心志,想到這間祖父開拓的教會,一股更深的使命感鼓勵著他。1989年,32歲的高敏智,帶著不捨的心,放下對士林聖教會許許多多的愛,一家五口順服神的差遣,搬回台南。

 

面對陌生的故鄉,高敏智禱告著:「主啊!我能承接這老化的教會嗎?求祢讓我看見這教會的盼望,與突破的路!」當時的南聖,百分之九十的會友是長者,只有六位青年。

 

改造老教會最大的難處是動輒得咎。但高敏智決定,在保留台語堂的格局下,創設國語堂。不到一年,教會增長到60多人,第二年超過百人。高牧師表示:「其實,並不是哪個語言好,而是台語較缺乏文字的溝通,但要帶年輕人,一定要有思想,而思想的格局,必須用文字呈現。」

左上圖為1935年10月在花園町(今公園路129號)的台南聖教會,左下圖為1966年6月公園路會堂重建完工的紀念大合照。1989年32歲的高敏智,帶著一家五口,回到祖父開拓的台南聖教會,承接改造老教會的新使命。(圖/南聖家書、南聖歷史網站)1989年9月3日,高敏智就任台南聖教會第九任牧師,禮拜合影。(圖/南聖歷史網站)

受槍林彈雨的第一建堂時期

高敏智回到南聖的第八年(1997),因人數已超過400人的空間,必須面對建堂挑戰。

 

南聖決定遷堂重建,但還未至暫時崇拜處,神學生、傳道人就全部離開,只剩牧者一家。12月,全力支持建堂事工的執事,突因腦幹出血離世。隔年2月,在與新地主簽約的前一天,銀行突然通知:舊教會的買家不買了,頓時少了一億六千萬,新契約需負債一億八千萬。

 

建堂兩年半間,據高師母表示:「是我們牧會以來,最傷心、流最多眼淚的時期,如曠野漂流,攻擊如槍林彈雨。」高敏智承載著極重壓力,甚至要面對排山倒海的負面聲浪,他說:「除了憑『信心』前進外,那時大概甚麼都沒有了。

 

期間,一度有美國的教會邀請服事,讓他不禁心想:「是不是神關了一扇門,開了另一扇?」但他在異象裡看見,攻擊教會者歡呼:「高牧師終於被趕走了,成功了!」隔天,他下定決心不離開,定意要看見神對此事的帶領。漸漸地,新會堂被建立起來,可以容納五百人。

任內南聖第一次的建堂任務,從1997年8月開始,教會借用台南神學院主日禮拜。(右圖)到1999年11月,府前四街會堂落成、第一次崇拜,2年多的時間,據高師母表示,是牧會以來,流最多眼淚的時期。(圖/台南聖教會官網)

分別為聖的教會,復興的開始

1999年11月,南聖舉行新會堂第一次主日崇拜,此時,教會流失了一百多人,但也加入了一百多人,43歲的高牧師說:「教會被分別,匯集了同心的弟兄姊妹,開始了第二階段,我稱為『宣教的道路』。

 

2002年,南聖推動牧區暨小組輔導牧養,積極開展宣教事工,並常勇敢對外作信心宣告。高牧師說:「2004年,我們買下台灣各大報頭版,刊登台灣必須脫離偶像的信息。」專款專用的奉獻,一下就收到一百多萬。「我不敢說當下有甚麼果效,但我深感神因為此事,大大地祝福教會。」迄2005年,教會發展出七大牧區、三十個小組及三個學生團契。

 

2006年,高敏智50歲,神再一次感動建堂,他很快地順服,拆掉現有的,買下旁邊土地,原地重建三億多的新會堂,過程中只靠弟兄姊妹的十一奉獻。

 

一年多的重建,主日租用國中大禮堂,聚會商借幼稚園,其中諸多不便,但全教會同心合意,福音行動、社區工作及對外奉獻,都如常進行,得救人數不斷增加。2010年,教會超過一千人,2018年,貸款全數還清。

2006年,神感動50歲的高敏智,重建府前四街會堂,一年多的重建之路,有諸多不便之處,但全教會同心合一,邁向更寬闊的未來。(圖/本報資料照片)

基督文化藝術的精銳軍隊

2008年教會80周年,1,200人的嶄新會堂落成。在「基督文化工程」的異象中,高敏智帶領弟兄姊妹成為基督文化藝術的精兵,他說:「我們軍隊的格局宣示、穿制服如同軍服,教會在文化和紀律的和諧中,很是喜樂。」

 

高牧師說:「教會充滿願意跟上的氣氛,新文化已成形。」當帶動小組吉他敬拜,弟兄姊妹踴躍合購,訂單高達兩百多支,一時買光了台南市樂器行的吉他。如今新一代的藝術表現,也已青出於藍。

 

2020年,定位文化藝術「高科技軍校」的高鐵教會開工。2021年65歲的高敏智,和南聖三十幾位牧者、2,000多個弟兄姊妹,同心期待接下來一系列的榮耀戰場。

 

但未料,因COVID-19疫情的衝擊,教會開始停止實體聚會。

高敏智帶領弟兄姊妹成為基督文化藝術的精兵,訓練用軍隊的格局宣示,全教會穿制服如同軍服;有專屬的芭蕾舞學院,培育舞蹈人才,並每年推出精心策畫的年度歌劇,左上圖為2011年〈奧卡族的神蹟〉,改編自宣教士向南美奧卡族原住民傳福音而殉道的故事,傳達基督的愛與饒恕。(圖/台南聖教會官網)教會也進一步拍攝微電影,作品獲得「全球華人福音微電影金鷹獎」的肯定。右上圖為2019年開始興建的高鐵子堂,身負基督文化「最新科技軍校」的任務,將擁有專業媒體設備,包括動畫並發展電影工作。右下圖為5月台灣疫情爆發後,教會取消了實體聚會,線上主日前,同工同心禱告。(圖/台南聖教會官網、臉書)第一次面對空蕩的會堂證道,高敏智感慨激盪,想起了祖父,在1943年也曾面對同樣的情景,如今同為牧者,負擔了然於心。左圖左一為高進元牧師,草創期間常和弟兄在台南市街頭,行軍般地打著鼓、勇於佈道,雖曾被扔石頭、受羞辱,但總在在經歷獨行奇事的神,為他在曠野開道路、沙漠開江河。(圖/台南聖教會官網、臉書)

歸零非要重建,戰火已燃,教會對時代說話的時候到了

5月16日,教會進行首次線上直播證道後,高敏智坐在平日第一排的位置上,望著背後空蕩蕩的會堂,心中感慨激盪…;但慢慢地,他想起1985年在士林聖教會,一切從零開始的感覺,那股難忘的興奮之情...。也想起了祖父,1943年因教會抵抗皇民化運動,被日本政府強制關閉。

 

祖父高進元從那一天起,每晚九點,跪在黑暗的禮拜堂中禱告,並對著空無一人的會堂講道,之後走下來按手在每張座椅上,為心中每個弟兄姐妹代禱。高敏智說:「從前,我不明白祖父為何如此,但現在已能體會;每當想起祖父,我就確定一件事情,教會不受世界而困。

 

六月初,高敏智牧師於萬人在線的「2021為國禱告 PRAY FOR TAIWAN」直播中,疾呼禱告:「神容許瘟疫臨到,是要讓教會站起來,在世代裡說話;當教會合一,民眾將看見神的榮耀、神喜悅的生命!」

 

所以,弟兄們,我以上帝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上帝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羅馬書12:1。

 

精選要聞》

小心落入仇敵設下「自我中心」陷阱! 苦難中得勝關鍵:專注在神能透過我們成就的美意

「渴了給他們喝,餓了給他們吃」 文茂浩牧師駐守萬華,關懷行動彰顯主不離棄的愛!

「為以色列禱告」為什麼這麼重要?七個原因告訴你

https://news3pic.cdn.org.tw/uploads/big/f6c261a2c0aea9dc78d6debd76ca593b.jpg

 【葛瑞絲香草田純淨禮盒】奉獻專案—點此奉獻

 

 

立刻加入今日報LINE,熱門文章一次

 

簡單好用!一鍵閱讀今日報—自己做今日報App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