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愛滋「基因編輯」雙胞胎誕生  免疫學博士張南驥:貿然行事,漏洞難防愛滋 未來人類難抵科技洪流

全球首例引發爭議

抗愛滋「基因編輯」雙胞胎誕生  免疫學博士張南驥:貿然行事,漏洞難防愛滋 未來人類難抵科技洪流

  • 2018/11/30 17:10
  • 3400
  • 記者 / 蘇雅雯 綜合報導

不少科學家致力把關基因編輯技術不被誤用,但是人類天性難防,世界第一對抗愛滋基因寶寶因此誕生,能不能免疫,學界高度質疑。(照片為示意圖;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日前在中國公布,世界首例抗愛滋「基因編輯」寶寶誕生的消息,引起全球一片譁然。但基因編輯造人因涉及倫理與道德議題,此消息一出,學術界與各界媒體皆質疑此舉有悖倫理。

在第2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召開前一天,中國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在會前透露,由他主導的基因編輯雙胞胎姊妹,露露與娜娜(化名)已於本(11)月健康誕生。這項消息引爆中國內外科學家譴責「玩弄科技」,中國一百多位學者也同聲抗議,其過程與合法性都具爭議。

 

《加州大學柏克萊方校》生物學教授詹妮弗‧杜德納 ( Jennifer Doudna ) 表示:「完全無法接受!尤其是當大部分科學家一再致力避免技術被誤用」。

 

在各界的輿論聲浪下,賀建奎於峰會中繼續揭露驚人的細節。根據《美聯社》報導,賀建奎坦承此次研究一共有31個受精卵成功成長為囊胚細胞,其中30個發育成胚胎,1枚目前仍處於懷孕階段。

賀建奎於會議提問中表示,對他所做的感到驕傲。(照片來源/Youtube 截圖)

 

根據《維基百科》描述,基因編輯 ( Gene Editing )是一種基因工程,將DNA以嵌入、敲除、修改或置換在生物體基因組中特定位置的技術,目的用以改善遺傳缺陷。

 

而露露與娜娜的方式即是利用基因編輯技術CRISPR-Cas9,將其胚胎中一個名為 CCR5 的基因進行編輯,該基因是 HIV 愛滋病毒入侵機體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之一,將其敲除,使得個體具有對 HIV 等病毒感染的抵抗能力,也就是說,這對雙胞女嬰將會對愛滋免疫。

 

未來風險極高,成效備受質疑

科學家強烈質疑的,除了道德與合法性之外,最重要的是這個被評為「冒險實驗」所存在的風險。

 

免疫學博士,現任《信望愛臍帶血基金會》義務執行長張南驥教授提出專業說明,他提到賀建奎的實驗選擇CCR5基因為編輯對象,但是CCR5並非唯一輔助受體,另一個名為CXCR4也是HIV愛滋病毒入侵的輔助受體,況且愛滋病毒有好幾型,因此若僅對CCR5編輯,是難以確保此生無慮。再則,人工干預CCR5基因,將可能造成其他後遺症,只是目前尚無法確認將造成何種影響。

 

若以愛滋防治的方式來說,目前已有安全並取得專利的方式治療,其利用白血球基因工程技術,可以阻斷病毒複製。愛滋病並非遺傳性疾病,該案例使用胚胎改變基因的方式,實是非道德的

張南驥教授(左),退休前曾任陽明大學微生物免疫研究所教授。( 照片來源 / 張南驥臉書 )

 

人類難抵科技趨勢

胚胎基因編輯技術因涉倫理議題,多數科學家們一直努力把關避免被操作誤用,但是「這是一個擋不了的趨勢」張南驥教授指出。

 

因為目前在許多遺傳疾病的醫療上,胚胎基因編輯技術仍是希望之一不少有遺傳疾病的家族,他們也希望有健康的下一代,難道他們就無法享有天倫之樂?成就上帝要我們生養眾多的囑咐呢?我們以憐憫的角度來試想,若科技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勢必無法阻擋胚胎基因工程的進步開發。重點是,應該用在甚麼地方?

 

張南驥教授舉了個例子:刀子是工具,但也能拿來傷人;生物科技亦是,目的是用在醫療、造福人類,但也會被錯用。

 

早期醫學上輸血與器官移植都視為是人類取代上帝作為,曾遭宗教團體強烈抵擋與討伐,但現在我們都要感謝這些技術的發明,反之則可能遭到沒有憐憫心的譴責。基因工程剛問世的時候,也曾遭受道德與技術上的質疑,人工胰島素即是基因改造工程的產物,因為人工胰島素的誕生,拯救了不少糖尿病患。

 

然而,我們很難抵擋科技所造成的影響,這是個世界洪流,人類難以阻擋。如智慧手機的普及,只不過數年時間,眼前這個世界成了我們以前怎樣也想像不到的「低頭族世界」,人人低著頭埋在手機小小的螢幕中,未來若沒有手機可能連購物都是問題。

 

但張南驥教授提到主禱文中「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他強調我們在這世界處處都是試探與兇惡,科技現在已經掌控我們人類了,但我們需要加以分辨。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