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學成歸國,絕症卻找上門 指揮家從跌落深淵到「豁出去」迎向第二人生

辛苦學成歸國,絕症卻找上門 指揮家從跌落深淵到「豁出去」迎向第二人生

  • 2019/10/08 17:53
  • 12306
  • 記者 / 林子騫 台南市報導

唐旦祥老師具指揮家、作曲家和樂器演奏者的身分。十年前他走過死蔭的幽谷,脫胎換骨迎向充實的嶄新人生。(圖/唐旦祥老師 提供;記者林子騫)

唐旦祥老師現為台中、台南愛樂管絃樂團團長,擁有德國國立海德堡音樂學院高級作曲家與指揮家學歷,多年來熱心投入偏鄉音樂教育,曾當選「全國好人好事代表」。在獲得這些榮譽前,他曾經歷難以想像的破碎,身患絕症且一度無家可歸睡在火車站,向上帝提出了激烈抗議;可如今回頭看,原來這是一段引導他走向命定的過程。

種子在幼小的心靈逐漸發芽

「我的母親和外婆都是基督徒,小時候我會跟著教會的阿姨們,帶著大包小包物資,坐公路局的巴士,中途還要換車,去到榮民之家、養老院…等偏鄉地區發放物資。」唐旦祥回憶這段幼年時光,至今仍深深感動和影響著他。

 

唐旦祥的親阿姨是教會的司琴者,也成為他的音樂啟蒙者。升學後,唐旦祥繼續參加青年團契,惟家中貧窮,雖喜愛音樂但只能在學校樂團練習時,趴在窗台外觀賞。進入屏東師專後,遇到一位留德的音樂老師劉教授,同時也是台北靈糧堂的會友,唐旦祥私下向他學習了五年,計畫畢業後考師大音樂研究所,沒想到老師突然過世,臨走前強烈建議唐旦祥要去德國念書。

 

「我這個人很『傳統』,從沒這麼大野心想出國念書,家中也沒辦法供給資金;加上當時我已在學校教書,擁有鐵飯碗,所以內心也很掙扎。」考入德國海德堡音樂學院後,唐旦祥每天至少苦練7小時樂器,幾乎沒有休閒娛樂。留德8年間可說辛苦而寂寞,但參加德國的教會聚會,成為他心靈的寄託,也慢慢當上教會合唱團的主責助手

 

有一次唐旦祥接到任務,要負責每週五養老院教堂的晚禱司琴,但他並不熟悉伴奏樂器—小管風琴,所以一開始很惶恐;可是當他「願意」承擔時,不僅學習新的樂器技能,也享受於幫助長輩的喜樂中,常常自己「加場」演奏世界名曲娛樂大家,長輩們也聽得很開心

唐旦祥老師收藏多架古董鋼琴,來自留德時的指導教授,以恩典價半買半贈。右下為受邀至天主教耶穌聖心堂服事。(圖/唐旦祥老師 提供;記者林子騫)

身心不堪負荷致罹患重症

34歲學成歸國後,唐旦祥於北、中、南、東部的大學音樂系任教,生活十分忙碌,一心追求賺錢的同時,也面對感情上的折磨,身心靈不知不覺超出負荷。過完40歲生日不久,唐旦祥的眼睛開始覺得不適、「黏黏的」,經過眼科醫師詳細檢查,確診為惡性眼癌(淋巴癌)。

 

從醫生口中聽聞噩耗,唐旦祥當場爆哭,跪在地上求醫生救他,畢竟自己才40歲!「小小的腫瘤長在眼睛四周,像米粒一樣分散,沿著視神經長下去,很快會長到腦部,然後就沒救了。」唐旦祥解釋,同時期身邊有兩位「眼癌病友」,一位因誤診而太晚發現,腦部開刀失敗,兩年內就過世;另一位的腫瘤蔓延到大腦皮脂,成為植物人,所以他知道嚴重性。

 

他不能動手術或做其他療程,因為眼睛部位特殊,一般化療不僅無效還會把身體搞壞;他也不能冒著高度失明的風險,做放射性治療,畢竟需要繼續工作賺錢,沒有人能照顧他,失明只會更痛苦。

 

由於無法做任何積極的治療行為,唐旦祥只能被動等待死亡到來。醫生告訴他,腫瘤蔓延快速,建議他趁頭腦還清楚時,開始準備後事。

 

一無所有的絕境

自此唐旦祥幾乎無法睡覺,每20分鐘照一次鏡子,親眼目睹腫瘤慢慢變大,深怕隔天起床後,會長大到什麼程度,「那種感覺非常可怕!」唐旦祥回憶。

 

雪上加霜的是,當身邊的人得知他患病,隨即將他趕出房子。一無所有的唐旦祥,曾有三個月的時間露宿台北火車站,白天再裝沒事到學校教書。由於怕父母傷心,唐旦祥不敢告訴他們,只能一個人孤單地就醫,獨自面對健康、金錢和感情都失去的景況。

 

這段悲慘的時光,也讓唐旦祥向上帝整整抗議了近半年,他形容自己「幾乎所有難聽的話都咒罵過一遍」,他問上帝:「大家都說我是好人,我也一直有做公益,為什麼會淪到這種下場!上帝祢不公平!」

從孩子們的笑容中,唐旦祥逐漸找到自己的負擔、走入命定。現時常帶領團隊,到各偏鄉學校分享音樂知識及演奏,深獲好評。(圖/唐旦祥老師 提供)

「豁出去」後的轉機

罵了半年後,唐旦祥彷彿行屍走肉,但他繼續工作,期間也有很多學生關心、幫助他,有人從花蓮寄補品給他,也有許多人為他禱告。一年過去了,唐旦祥慢慢冷靜下來,有天突然轉念:「反正我快死了,乾脆把錢花光,做些能讓我開心的事!」他第一個想到「開音樂會」,於是帶著樂手一起到校園和鄉下演出;當他做了這件事,確實感到很開心!

 

隨著音樂會越辦越多場,唐旦祥也在過程中,開始懂得與上帝好好溝通:「祢把東西拿走沒關係,但總要幫我開一扇窗吧!求你帶領我,不要讓我生不如死;若你覺得我還有用,就讓我為世界做一點事,這樣我離世時也能走得快樂一點。」

 

在一場音樂會活動中,當唐旦祥看到小朋友們開心的笑容,他突然頓悟:「難道這就是祢為我開的另一扇窗嗎?」他的心情產生180度轉變,發現原來以前自己「有眼無珠」沒看懂,但上帝終於開啟他的眼光,看見那早已為他預備了道路。

 

一年後回診時,醫生很驚訝他還能活蹦亂跳,照理說一般病人此時應該已經癱瘓了。仔細檢查發現,癌細胞竟慢慢停止擴散;雖然腫瘤沒有消失,但趨於穩定,唐旦祥至今仍與之和平共處。

 

約伯的考驗

唐旦祥想起在德國留學時,參加作曲比賽時為避免弊端,規定必須使用筆名;指導教授為他取了「約伯」,大略解釋這位聖經人物「很善良、有很多財產,撒旦試煉時奪走了他的一切,最後約伯通過忠誠的考驗,獲得更多的財富」。

 

當時唐旦祥只覺得「忠誠的僕人」還不錯,便使用這個筆名;生病後再想起時,他真誠地向上帝認罪悔改:「對不起,從前對祢不敬,但現在我懂了。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通過試煉,但我真心悔改,求主耶穌繼續帶領我的腳步,並為祢做工、榮耀祢。」

有學生形容唐旦祥老師「用生命在上課」,竭盡所能傳授所學。(圖/唐旦祥老師 提供)

偏鄉學校公益行動

如今唐旦祥已50多歲,擔任台中和台南愛樂管絃樂團團長、經營自己的音樂教室、娶了與他一起投入音樂和公益行動的妻子,並生養孩子,過著富足安適的生活。

 

此外,他也創立「行動歌劇院」,再慢慢轉型為「唐老師說故事」,與多位音樂老師自發性組團,到偏鄉學校分享音樂知識,例如:現場拆解樂器,讓學生近距離觀察,並講解有趣的背景故事,再穿插樂器演奏。

 

其他還有公益巡演、幫助視障鋼琴手圓夢、義務性至偏鄉教課…等,唐旦祥坦言,每次出團都不輕鬆,例如接受本報專訪的前一天,在前往旗山和燕巢學校的途中,遇到導航莫名繞遠路、開車時心急如焚的煎熬。

 

不久前,唐旦祥心想已經跑遍了高雄的偏鄉小學,應該做得差不多了,可以稍微停下來,但神又讓他看到「還有很多」外地的學校還沒去,所以仍要繼續做下去。

 

從罹癌後怨天尤人、懷疑一切,到後來看見神的那道光,照亮了唐旦祥的路途;他明白了原來是天父不要他將全心全力投入賺錢,而是對他的人生有更美好的計畫。唐旦祥深感:「我的道路雖然崎嶇坎坷,卻走得很快樂。要先走過死蔭的幽谷,就能看懂:原來上帝有更美好的心意!」

唐旦祥老師分享見證,並介紹稀有的古董鋼琴收藏。(部分畫面來源/唐旦祥老師 提供;攝影,剪輯/記者林子騫)

 

精選要聞》

上帝如何看待我的憂傷? 蕭祥修牧師提3個跨越視野,看見神提升我們的季節

擁抱自由和勇敢! 當您漸漸年長的10個活力創意

印度教夫妻跳河後獲救,在禱告後偶像墜子碎裂,終得自由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