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約眺望專欄】聖誕傳奇(上):教主之出生

【因約眺望專欄】聖誕傳奇(上):教主之出生

  • 2020/12/16 09:00
  • 2089
  • 作者 / 潘榮隆

(圖/shutterstock)

身為科學研究者,做完各個宗教學的教主們的來源探索之後,我的理性、感性,再再告訴我,只有能耐得住科學檢驗、理性批判的耶穌基督,才是我唯一的選擇。我確切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祂的,直到那日。」(提摩太後書1:12)

在科學研究中,我們總喜歡從「初始狀態」(Initial state)開始著手探討。

 

初始狀態提供我們一切事物現象的開端資訊,以便我們掌握隨後的發展。所以,新冠肺炎全球疫情 (Covid-19 Pandemic) 中,各國專家無不企圖尋出它的來源;當然,才可以方便之後的防疫措施、對策,甚至作為各國相互卸責、政客彼此攻防之政治資本。

 

初始狀態的把握,可以讓人「贏在起跑點」、不至於「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初始狀態之為用,大矣,是為判別是非之始也。

 

科學昌明,並不保證宗教會式微,反而,科學越興盛之地,「感恩Seafood、讚嘆Seafood」(Seafood,「師父」之諧音)聲聲不絕於社會,甚至蔚為風潮,隨從者眾呢。

 

身為科學工作者,面對當代《宗教大觀》電視節目最夯紅時(1980年代的台灣),我把幾個正信宗教的初始狀態之—教主的出生,做個瀏覽,得到一些很有意思的觀察:

 

中國本土宗教,道教,之教主為老子李耳。老子出生傳說紛紜。大體上如《史記正義》所記:「李母懷胎八十一年而生」,他一生下就眉髮鬍皆白,故名「老子」,他並立刻會說話,指著院中一棵李樹,說:「我姓李。」他因腦圓鼻高耳大,故起名為李聃,後諧音李耳。

 

來自印度的佛教主釋迦牟尼,出身「釋迦族」,母為淨飯王后摩耶,在睡夢中見一頭六牙白象從空中經其右肢窩入腹,幻化而使之懷孕。在回娘家待產途中,經一花園,夫人興來伸手摘花,竟站著就生下釋迦牟尼,而天呈祥和異象。道、佛教主的傳奇,奇哉、美哉,就是無從考查其真實性。

 

回教則獨拜阿拉,阿拉原來是沙漠中胡狼的別稱;它的創教主穆罕默德是一位「最後的先知」,既然是先知,就是人。他的出生記載也就很人性化,沒有太多令人驚奇之處,卻得罪不起喔。其母因他難產而逝,父在他七歲而亡,他就由舅舅扶養長大,一生缺乏父愛,故曰:「阿拉沒有兒子」,在教義中也少涉父愛之論。

 

《聖經》中的耶穌基督,道成肉身,不是降生在皇家、或豪宅裡,而是在卑微的馬槽中,祂卻受到無名的牧羊人、博學的東方博士所尋覓、與敬拜,但又被當朝所追殺,流落異國、躲在偏鄉度過童年—祂仍然愛他們、也為救贖他們而捨棄自身生命。

 

 

身為科學研究者,我佇足在這些偉大人物初始狀態下,我的理性、我的感性,再再告訴我,只有能耐得住科學檢驗、理性批判的耶穌基督,才是我唯一的選擇。我確切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祂的,直到那日。」(提摩太後書1: 12)

 

那一晚,我做完比較宗教學的初始狀態探索之後,一個聲音清楚告訴我:「不要疑惑,總要信!」(約翰福音20: 27) 作為自由主義知識份子,如同那位懷疑主義者多馬一樣,我不禁跪下,淚流滿面地說:「我的主!我的神!」(約翰福音20: 28)

 

耶穌說:「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 (約翰福音20: 29)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