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0年病痛中面對童年傷痛,過勞引發重度憂鬱 天韻副團長王玫走上「信心的旅途」

用生命歌唱信息》

從10年病痛中面對童年傷痛,過勞引發重度憂鬱 天韻副團長王玫走上「信心的旅途」

  • 2021/02/23 14:35
  • 7591
  • 記者 / 辛毓珊 台南市報導

天韻合唱團副團長、女中音王玫姊妹,用詩歌分享生命故事,坦然地面對兒時家庭的傷痛。(圖/記者辛毓珊)

18日晚間,台南聖教會邀請到天韻合唱團副團長、女中音王玫姊妹,用詩歌分享生命故事。面對兒時家暴陰影帶來的一身多病,王玫說道:「上帝彷彿讓我用『信心的旅途』這首歌,為自己的生命宣告,我後知後覺地意識歌中真正的意義:『當我們還在黑暗與莽撞中,看似沒有信心,但神自己放下的信心仍是有功效的。』這信心會像自動的GPS,最終把我們帶回祂的面前。我們無須慌張或多慮,不要懼怕自己的軟弱,因他應許我們沒有懼怕。可以放膽安息,在祂愛的計畫裡。」

天韻合唱團副團長、女中音王玫姊妹,從小音樂才華顯露;詩歌分享會現場,用優美有力的歌聲,訴說自己的生命故事。(組圖/台南聖教會 提供、記者辛毓珊)

音樂才女,隱而未顯的生命裂痕

王玫從小就顯出音樂天賦,幼稚園模仿老師彈琴一下便上手,9歲開始擔任教會司琴。一次,學媽媽唱聲樂,意外地被教授發現極富天份,鼓勵母親當好好栽培,父親卻認為藝術非正途極力反對。在媽媽掩護、舅舅支持學費下,王玫偷偷摸摸地上課,過程中多次流淚禱告:「主啊!我願意用我的生命與恩賜來服事你。」三個月後,王玫考上了全台僅10個名額的國立藝專聲樂組,也最終得到了父親的同意。

 

才華洋溢的王玫,在藝專後進入澳洲維多利亞藝術學院,畢業後也考進當地州立歌劇院的合唱團。但取得澳洲永久居留簽證需要一份全職工作,剛好得知天韻合唱團在徵人,便投了履歷、回台灣面試。順利錄取的王玫,當時只想待兩年,取得准證資格就回澳洲。

 

沒想到,兩年間神完全改變了她的心境,在生命影響生命的服事中,她深深體會到這份工作的價值,留下來至今近25年的歲月。一路走來,王玫歌唱、創作、校園品格教育巡迴、大型活動主持…等等,十分活躍。但沒有節制的工作狀態,王玫的身心開始出現警訊。

 

天韻50周年,她在高雄巨蛋萬人的場合演唱「信心的旅途」。當天半夜在家中,一陣麻痺感從王玫的腰間直上腦勺,她大喊一聲就昏了過去,兩分鐘後才在丈夫的拍打下清醒,恢復意識的當下,耳旁尖銳高頻的嗡嗡聲環繞,她趕緊打電話給作醫生的妹妹,對方說:「最好不要有下一次,這種情況就是所謂的過勞死。」隨後的6個月內,王玫常處在暈眩的狀態,走路不穩、視線模糊,甚至無法敏銳地聽到身後急駛而來的車聲。

 

從病痛面對內心的創傷,走上信心的旅途

重度乾眼症、胃食道逆流、憂鬱症和自律神經失調…一身多病的王玫,開始探究問題的根源。她坦然地說道:「這些病難道是偶然的嗎?其實,大家回顧我的成長過程,就能了解了。」原來,外表活潑開朗、美麗自信的王玫,因原生家庭的陰影,自我價值感十分低落。

 

王玫回憶兒時,爸爸常對她說:「我說一,妳就不准說二。」或是「妳笨的像個豬一樣。」所以,王玫從來不覺得自己聰明,也看自己不過是世上多餘的人。而更嚴重的是「恐懼」,除了言語暴力,藤條、皮帶、木屐都是家法,拳打腳踢更是家常便飯。原來,隨著爺爺和國民政府來台的父親,在打罵的軍事化教育中成長,她回憶甚至自己到了國中,都還會看著爺爺拿著藤條追著爸爸打,而爸爸也複製了這樣暴力的管教模式,成為一家人的傷痛。

 

王玫說:「我發現自己做很多很多事情的動機,是源自於恐懼,我很害怕人的怒氣,總認為和我有關,要不停地彌補。」所以,王玫幾乎除了睡覺外,都在做事。「我用愛神的名義在摧毀自己,神願意我們作謙卑的僕人,我卻作了自卑的奴隸,如以色列人被奴役的心。」但神的心意是要我們得安息、要進入應許,自由釋放。

詩歌〈總有一件事〉的創作背景,為王玫在重度憂鬱的狀況下,遇見了神預備的屬靈同伴。同有身心症的朋友熟知天韻的詩歌,過去對方被王玫的詩歌安慰、走過人生的幽谷,如今把領受的感動和王玫分享、帶領王玫看見神在自己身上美好的恩賜。無論甚麼處境,總有一件事值得感恩,即使黑暗環繞,但神已有恩典的預備。(圖/記者辛毓珊)

總有一件事可以感恩,角落裡,來了天使

長久壓抑的情緒,悶出了重度憂鬱症。王玫回憶:「當時的我對任何事情都無感,再多再多的服事也只能感覺疲憊,也不知道自己需要甚麼樣的幫助。」但在人心未曾想到以前,神就預備了,從隱藏的角落派遣一位天使,來到王玫的身邊。

 

三年前,王玫在兩岸參訪的旅途中,認識了一位也有憂鬱症和躁鬱症的朋友。而這位朋友十分特別之處是,天韻詩歌陪伴她度過了每一個孤單的時候,對方甚至比王玫都還要了解她作了哪些詩歌。當時的王玫,其實無法欣賞自己的創作、無法體會恩賜的美好,這位朋友便在晚間,一首一首地,把王玫的詩歌放給她聽,並分享自己的領受。

 

慢慢地,王玫也開始聽見神在這些創作中的感動,她向神說:「主啊!祢居然能給一個卑微的人如此創作的靈感。」這位朋友也成了王玫的屬靈同伴。倆人線上查經、靈修、禱告,對方更不時提醒王玫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學習享受,也勉勵王玫:「家庭的和好需要從妳開始,要先好好面對自己的軟弱。」諸多黑暗中,神讓王玫看見了光。

王玫用生命歌唱,以信心走上醫治與和好的道路。左圖為在醫院照料父親時,父女倆第一次拉起手的畫面,感動的王玫用手機紀錄下這珍貴的時刻。(圖/台南聖教會 提供)

神祝福「和好」,並帶下醫治

這段時間,王玫也接到了父親的來電,父親要王玫每周打電話給他。一開始,王玫非常痛苦,因為父女間幾乎沒有聊天過,只能例行公事。有一次對話中,父親突然說了一句:「王玫,爸爸以前對不起你們。」並請求王玫的原諒。只是多年的傷痛、厚重的苦毒,王玫一時間無法做到。

 

又一次,王玫回到高雄家中,看見爸爸很特別地為她買了有名的燒肉飯。王玫邊哭邊吃著,因為自小記憶中,沒有印象父親為自己做過這樣的事。2019年7月,父親因摔倒顱內出血住院,多病又暴躁的父親,常常在醫院咆嘯,看護一個來一個走,在花錢也請不到人的狀況下,家人們只好輪流照顧,王玫也負責其中一個班次。

 

幫父親換尿布、洗澡、剪指甲…漸漸地,王玫的心開始柔軟。一天半夜裡,父親向她呼喊:「王玫,來和爸爸拉手。」父女倆第一次拉起手來,王玫禱告著:「主啊,我願意原諒我的父親。」再一次半夜,腎功能已完全萎縮的父親,尿意不斷卻沒有排泄,王玫於是幫他換尿布,搬著父親沉重的身軀,父親伏著王玫說:「王玫,辛苦你了,謝謝。」霎時她的心充滿了溫暖。「我不敢說我愛他,但是,我願意學習去愛。」

 

之後,父親經歷過幾次病危通知,但最終活了下來。王玫對此表示:「很感謝神的恩典,在照顧父親的過程中,我和妹妹們的心都柔軟了下來。當我們願意和好的時候,上帝就願意用愛來修復裂痕。」去年過年,父親從醫院回到家中,大家聚集客廳裡聊天,王玫的眼睛突然一亮,她感動地在心裡說:「主耶穌啊!我感謝你!這不就是我向你求的那一幅家庭幸福的圖畫嗎?」

 

像新生的喜悅,王玫看見上帝創造自己的可愛,也在學習原諒、和好的功課後,開始從苦毒及身體的綑綁中得了釋放。她學習散步放鬆、留自己喜歡的髮型、計畫性的娛樂…王玫說:「感謝上帝,原來在生活中可以有這麼多美好的感受。」暈眩、頭痛、十幾年的安眠藥,也慢慢淡出了王玫的生活,身體一步步開始恢復健康,上帝從心、重新地,再造了一個王玫。

台南聖教會的高敏智牧師自「天韻歌聲」時代,便是天韻的忠實聽眾。台南聖教會一路走來,也和天韻成為了好夥伴。(圖/記者辛毓珊)

用生命歌唱信息、傳遞神的愛,天韻同工們的生命就是音樂!

台南聖教會的高敏智牧師接受本報專訪時,分享當自己在台視播放「天韻歌聲」時,就是天韻的忠實聽眾了;大學擔任團契主席,也邀請到天韻作詞人葉薇心來校分享。高牧師表示:「天韻合唱團給人亮麗、優美的舞台印象,歌曲也深藏豐富;不只音樂本身是音樂,天韻同工們的生命更是音樂!」

 

台南聖教會長期和天韻合作,從單純的邀請到成為彼此的好夥伴,進一步認識天韻同工後,深感每一首詩歌背後,都是同工們自己深刻的生命故事,值得一一細聽。王玫詩歌生命分享會,便是希望藉由王玫姊妹用信心面對生命重擔的見證,來鼓勵、安慰教會的弟兄姊妹,並表示教會也已在四月份,邀請到另一位天韻成員─男高音黃國威弟兄,前來分享個人生命故事。

 

王玫姊妹接受專訪時表示:「天韻期盼年輕族群也能認識我們,去年的《更新》專輯便是一個比較年輕化的感覺,編曲也是教會在敬拜上容易使用的;去年,天韻開闢了IG帳號,也在臉書和youtube上有直播節目-『來點音樂』,歡迎大家點歌、和我們互動;盼望神的愛可以透過我們的歌聲傳到每一個地方。」

會後,許多台南聖教會弟兄姊妹前來敘舊,現場氣氛溫馨感人。(圖/記者辛毓珊)

 

精選要聞》

教會竟談「軍事」、「國安」議題! 三方人馬蹦出新火花,「台灣腦力機」盼見證神奇妙作

演了10年「好」基督徒,因妻子一句話開始經歷愛 他從混亂感情中脫離,恢復兒子的

讓丈夫快樂(婚姻美滿)的10種方

 

簡單好用!一鍵閱讀今日報—自己做今日報App?

HIS寵愛她福音保溫瓶》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