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車次太魯閣號大事記》肩負重任–花蓮衛生局長朱家祥:我曾求問神,擔子能否輕一點...

408車次太魯閣號大事記》肩負重任–花蓮衛生局長朱家祥:我曾求問神,擔子能否輕一點...

  • 2021/04/22 14:53
  • 3612
  • 作者 / 花蓮縣衛生局長 朱家祥

事發當下,花蓮縣衛生局立刻趕往現場支援。前排左二為花蓮縣長徐榛蔚,後排左二為花蓮縣衛生局長朱家祥。(圖/朱家祥 提供)

2021年4月2日,台灣發生鐵路史上最慘痛的火車意外事件,從發生之初到罹難者的頭七,我完整地經歷這事件,理智和感情上都有很大的衝擊和領受。如今將用文字記錄,與大家分享我的人生中重要的時刻。

一、序曲

4月2日晴天,是一個爬山踏青的好日子,十幾位好友相約8點半,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綠水地質地形展示館集合,準備走進今天規劃的第一個步道-綠水步道。眾人歡喜走在山林間,十幾分鐘後,步道因邊坡施工而禁止通行,大家只能原途折返。經討論後,決定提前前往預訂的第二條步道-小錐麓步道。

 

一行人將車停在國家公園管理處後,興奮地漫步到步道口,赫然發現步道封閉;電話詢問國家公園管理處砂卡礑步道狀況,也給我們不適合前往的建議。雖經層層阻難,依然擋不住這群熱情的初階登山客。大家討論後,決定來一段挑戰性高的步道—從太魯閣台地步道進,然後從得卡倫步道回。

 

在走過一段階梯路,大家喘吁吁地在半山腰休息時,10點04分我的手機響起,電話那頭傳出急促的聲音,「局長,有火車於隧道翻覆,消防局出動多輛救護車前往,本局也啟動大量傷患應變,消防局緊急應變中心一級開設。」

 

接到如此噩耗,所有人從歡樂中清醒,大家靜默地快速下山,我駕著車飛奔消防局緊急應變中心,沿路看到多輛救護車和消防局車輛,在警鈴聲中飛向蘇花公路。

 

此刻我終於明白,為何今日我們要走的步道都封閉,神的話臨到我:「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以賽亞書55:8-9)上帝已預知太魯閣翻覆事件,祂要讓我回到應變中心學習處理台灣鐵路史上最大的災難。

 

我感恩上帝的帶領,最初規劃的登山步道是文山綠水步道,如果我真的走這條路,當災難發生時,手機可能無法收到信息,我就無法立刻參與救援行動。所幸有天使阻攔而無法成行,遂更改成以上所提的路徑,然而依然阻擾不斷,最後讓我回轉到消防局度過我人生中極其重要的一日。

 

二、第一幕:消防局緊急應變中心

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接獲災難消息後,內心一直盤算著,是直接前往災難現場還是回應變中心;因為今天是連續假期第一天,往花蓮的車輛非常多,我可能會阻塞在車陣裡,相反地肇事現場離我較近。但經反覆思量後,仍決定一路狂飆飛奔往較適合調度整體的消防局緊急應變中心。蒙神保守,路上交通平安順利地到達應變中心。

 

默默地滑入我的座位,看到縣長與消防局、警察局同仁們不斷研討從災難現場回報的信息,而我的同仁也立刻和我簡報現況:災難現場已經建構緊急醫療站,並啟動災難醫療隊(DMAT)支援且擔任醫療指揮官。

 

花蓮北區四大醫院已經啟動大量傷患的預備,所有救護車也都前往現場協助傷者後送;但因為傷者實在太多,無受傷的人也需要接回花蓮,因此縣長請觀光處協調遊覽車將輕傷和無傷者接回花蓮火車站,也請台鐵調派火車,從肇事現場的南端將人接送出來。

 

於是衛生局立刻請衛生所,在新城火車站和花蓮火車站成立緊急醫療站,感謝慈濟醫院林俊龍執行長親自帶隊加入秀林衛生所團隊守護新城火車站,組織新城鄉、鳳林鄉、吉安鄉和壽豐鄉四家衛生所團隊守候花蓮火車站;除了身體傷的醫療外,也在花蓮火車站成立安心關懷站,讓因這事件造成心靈傷害的人能在第一時間輔慰。約11點半第一輛救護車駛入慈濟急診室,開啟大量傷患的救治。

門諾醫院院牧部同工(中間低頭者)正為傷者禱告。(圖/花蓮門諾醫院發展部 提供)

進入應變中心後,立刻獲得的信息是,已經確認OHCA有36人,顯然此次死亡人數非常可觀,縣長問我死者如何送回花蓮,我建議先將救護車使用在傷者的後送,至於大體的安置則暫時先請慈濟基金會協助,因為以前在災難醫療隊的訓練中,慈濟基金會對大體的安排非常貼心、莊嚴和尊重,因此立刻聯繫基金會前往設站。

 

在應變中心,看到每一個人都帶著沈重的心情面對這重大事件。也看著縣長一一詢問現場狀況,沈穩、精準地下達各項指令,盡量讓救難工作順利進展,讓我非常佩服。訊息的來源非常多元,因此整合和精確非常重要,如此才能讓指揮官做出精準判斷,能立即下達適當指令,達成最佳減災救難的結果。

 

時間來到一點半左右,第一現場傳來信息,傷者都已經離開現場,於是開始處理罹難者後續事宜。原本想請殯葬禮儀公司準備禮車接回花蓮,但因死亡人數實在太多,且有些支離破碎,所以最後決定用公部門的救護車,將他們送回殯儀館。

 

因為所有死者都會安置在殯儀館,家屬也會群聚在那裡,當他們得知噩耗時,內心的衝擊是非常劇烈的,因此,衛生局立刻聯繫臨床心理師和諮商心理師公會,配合關懷員在殯儀館成立『安心關懷站』,來協助罹難者家屬。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在應變中心接到回報的傷者愈來愈多,加上醫院忙於處理傷患,所以在醫院端傷者名單和傷病狀況,無法立即輸入緊急醫療系統,因此應變中心也無法立即回應許多詢問的焦急電話,造成很多家屬不滿和憂愁;在應變中心的團隊理解家屬的心情,也努力不斷地電話詢問,希望當他們再打電話過來時,能給予回饋。

 

此刻我的想法是,如果屬輕傷或無傷者,應該都已經打電話報平安,神智清楚的中重傷者,也會請周遭的人電話告知親友;到下午還沒有收到信息的家屬,他們的親人應該都遭遇嚴重的狀態。也有很多單位向衛生局要死亡名單,這對衛生局而言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死者不會說話,身上若有證件,也需要檢警人員檢查辨認,所以死者名單取得困難,這也是為何死者人數和身份的確定是經過幾日才完成。

 

從應變中心看整個醫療狀況,因為災難現場第一線檢傷適切,火車站的初級醫療處置得當,再加上醫院準備完全,所以每位傷者都能適切治療,是這次事件中最好的結果。

 

時間來到四點左右,行政院蘇院長到達肇事現場視察。在應變中心的信息是所有傷者皆已經就醫,無新增個案,罹難者也逐一後送到殯儀館。因此,我們將火車站的緊急醫療站撤除,第一現場的醫療站繼續維持。此刻也回報到應變中心,蘇院長要探訪醫院病患,因此我們立刻派人到四家醫院備戰,了解住院病患人數和收集資料。

 

約四點半,陪伴縣長離開應變中心,到醫院探訪傷患。

 

『反思可進步之處』

1、 宜派遣衛生局三長中一人,到肇事現場擔任行政指揮官,也派1-2位衛生局同仁擔任聯絡官和攝影官,將現場影像和資訊隨時回傳到應變中心。

2、 每間醫院派一位衛生局同仁,協助將醫院資訊回傳給應變中心。

3、 應變中心需要1-2位同仁彙整從各方來的影像和資訊,提供給局長和縣長作為決策參考。

花蓮眾牧長在花蓮市立殯儀館聚集禱告。(圖/基督教救助協會 提供)

三、第二幕:醫院

4月2日傍晚,因應行政院蘇院長要到醫院探訪傷患,我隨著縣長離開應變中心後,先到慈濟醫院急診室探望還在急診醫療的傷患,給予溫暖的問候,然後直奔國軍花蓮總醫院。

 

蘇院長5點左右來到慰問的第一站-國軍花蓮總醫院,除了縣長和醫院主管外,陪同者還有交通和內政部長。因為急診病患都已經處理完善,因此直接到病房探望。蘇院長一一詢問受傷狀況和親屬狀態等相關問題,並代表政府向傷者致歉。

 

國軍花蓮總醫院結束後,我隨著車隊極速前往下一站-慈濟醫院。一行人在慈濟醫院直接前往急診後送病房,所有病患都集中在此病房。聽到病患描述當下的情境,甚至有些人已經失去家人,恐懼、驚慌、憂愁、氣憤、失落、痛苦等情緒都瀰漫在探訪的過程中。所幸慈濟也啟動關懷團隊,給予積極地膚慰。

 

離開慈濟就轉往部立花蓮醫院,因為部花的病患還停留在急診,因此所有人就在急診探望,其中有一位傷者還在找他的妻子,結果他的妻子已經罹難了,令人悲傷。部花訪視結束後再轉往門諾醫院,在病房關懷傷者後,離開醫院,繼續前往殯儀館。

 

四家醫院都將病患資料準備完善,也提供立即且最好的醫療照顧,我深信這些傷者都能痊癒出院。有些人乘坐在第7、8節車廂,能夠存活下來,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俗語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希望未來他們都能蒙受祝福,而最大的祝福是能貢獻一己之力,服務人群、造福社會。

 

4月3日早上蔡總統搭專機來花蓮,一樣地探訪四家醫院的傷患,同行的還有衛福部長、交通部長等,在地陪同的有縣長,衛生局和社會處同仁,及各醫院院長帶領的醫療團隊,浩浩蕩蕩地穿梭在病房間。走的流程與昨日蘇院長相同,總統很貼心地問候每一位傷者,也祝福他們早日康復,更感謝醫療團隊的辛勞。醫院結束探視後,總統也轉往殯儀館。

政府一級官員於事發後,陸續來到花蓮關懷。(圖/朱家祥 提供)

4月4日下午,賴副總統也搭乘專機來到花蓮,依循昨天總統的行程,再次探望所有住院傷患,此次同行者有衛福部次長、交通部長和立委們,在地陪同者依然是縣長,及各醫院醫療團隊。因為副總統是醫師,因此他用查房的型態了解每一位患者,看他們治療前後的X光和電腦斷層,針對治療方式深入了解,也期許醫療團隊全心全力照顧這些傷者。

 

最後又召聚各醫院主管在門諾醫院會議,會議中感謝各醫院在整個事件所提供的各項醫療照顧和服務,然後舉行聯合記者會。記者會結束後,副總統也到殯儀館致意。

 

連續三天,近距離的陪同台灣最重要的三位首長繞四家醫院,這將是我人生非常特別的經歷。真心期待三位首長的探視,能安定、膚慰傷者的心靈和罹難者家屬的傷痛。

 

隨著時光的流逝,四家住院的傷者經過出院、轉院後,人數已經大幅減少。在加護病房的重症患者,也穩定轉到一般病房。貼心的醫院也將受難家人安排在同一個病房,以便彼此鼓勵和照顧。

 

災難已過、體傷痊癒,然而心靈的傷要何時撫平,制度上的傷需要多久才能矯正?還是永遠無法歸正。仰望天空,祈願無災無難。

 

四、第三幕:災難現場-和仁段清水隧道北口

4月2日晚上約7點半左右,陪著蘇院長和縣長在殯儀館致意和探訪罹難者家屬後,縣長要我隨她到災難現場了解目前狀況。於是上車、跟車、疾駛前往和仁段清水隧道口。由於是連續假期的第一日,往南進入花蓮的車輛依然很多,遠遠看去就像一條燈龍盤踞在道路上。

 

莫約晚間8點,來到事故現場,此刻依然人聲鼎沸,鐵路局人員、花蓮縣消防局特搜和救難隊及來自其他縣市的特搜隊、紅十字搜救隊、軍方人員、警察、檢察官、醫療站醫護人員、記者、和眾多的慈濟人。

 

在聽取鐵路局簡報後,交通部長、縣長、消防局長和檢察長討論接下來的作為,因為罹難者遺體都已經移出,消防局特搜隊也巡查兩遍,確認目前能看到的區域沒有人體,因此決定撤除特搜隊和醫療站,未來工作交由鐵路局將車廂逐步移出。

 

夜晚走在災難現場,雖然燈火通明,但依然感到大地幽暗、漆黑籠罩,人聲中帶有哀戚、面孔帶著恐懼和愁容。遠望著清水隧道口和太魯閣火車,呈現充滿鮮血的無底黑洞吞噬一條弱小的蠶、人的靈魂淹沒在黑暗的深處,這景象讓人不寒而慄。默默地禱告:「主啊,求祢的光進入黑暗之處,光來了、黑暗就要離開,醫治就要臨到,生命之泉將澆灌這地。禱告是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陪著縣長一一向所有救災救難和醫療團隊致謝,他們真的辛苦了。他們是黑暗中的光,是盼望之所在。然而他們也是血肉之軀,心靈上面對這麼慘痛的事件,難免受到創傷,未來的重建是衛生局重要的工作

 

離開事故現場,驅車回家。夜深了,車輛也少了,急駛的車輛吹進大地的哀號聲,49個人的生命瞬間消失,49條靈魂漂浮在黑洞深淵裡,生命若不在光中,那是無限的苦難。祈願看到這篇文章的人,能積極為這些靈魂禱告,願他們都能回到屬於各自信仰的天家,離開黑暗、迎向光明,得著安息

政府單位關懷辛勞的工作人員。不管去年面對疫情,今年遭遇重大事故,朱家祥仍然堅信其中「有神平安的旨意」。(圖/朱家祥 提供)

五、第四幕:殯儀館

時序約4月2日晚上7點左右,事件發後,我第一次走進殯儀館是跟著蘇院長、縣長探訪門諾醫院結束後,隨著他們走進靈堂致意,然後跟著逐一慰問罹難家屬,及向來此服務的各單位感恩。

 

這次事件,縣府迅速且有計劃性地設立多個帳篷,每個帳棚成為一個功能區,例如,縣府指揮中心、未找到遺體的家屬區、辨認出遺體的家屬區,記者區、社會服務區等等,各宗教體系也迅速地在殯儀館設立關懷站,如基督教救助協會、慈濟基金會等,為死者安息禱告或助念,陪伴生者撫慰傷痛。衛生局心理衛生中心也結合兩大心理師公會設立『安心關懷站』,給予罹難家屬心理的支持和慰藉。

 

整個殯儀館燈火輝煌、車水馬龍、人聲吵雜,但依然掩蓋不住此起彼落罹難家屬撕裂心腸的哀號哭泣、慈濟師兄姐虔誠的助念聲、牧師傳道和弟兄姊妹們與哀哭同哀哭的禱告聲。聲聲震動人心,悲戚之情充滿整個殯儀館。巡迴各單位後,再隨著縣長到災難現場。

 

4月3日蔡總統和4日賴副總統都在探視完傷者後,轉往殯儀館向罹難者上香、慰問家屬及給予在場所有服務團體鼓勵。隨著罹難者身分的確認增加,家屬都期待將遺體帶回熟悉的家裡,於是停留在殯儀館的大體和家屬逐日減少。甚至在頭七的法會上,似乎工作人員比家屬還多。到我們衛生局『愛心關懷站』尋求協助的在3日有四百多人,4日就只有20人,之後也只剩個位數了,所以家屬帶著罹難者遺體離開的速度很快。所以此刻的殯儀館更顯蕭條和荒涼。

 

4月7日早上,在殯儀館舉行宜花東三縣首長聯合公祭和記者會,花東縣長都呼籲中央政府重視花東的交通,給花東人一條安全回家的路。

 

身為花蓮人的我,真的覺得自己是這個國家的次等公民。西部有2條縱貫高速公路、一條高速鐵路、數條沒有跨越中央山脈的橫向高速公路,還有綿密的公路網和鐵路。花東只有彎彎曲曲的台9線、台11線縱貫公路,和不完整的雙向鐵路。每每談到交通建設,中央政府都以經濟效應為評估原則,然而我認為,交通建設是政府給人民的基本需求,更是國防的保障。所以盡快給花蓮人一條平安的回家路,應是當務之急。

 

49條生命,其中約有30條生命是居住在西部的國人,所以建構一條安全的路是保障台灣全國百姓行的安全。49條生命的消失,是一個警鐘,祈願政府能回應這49人的犧牲。

門諾醫院工作人員在旁陪伴傷者。(圖/花蓮門諾醫院發展部 提供)

六、最終曲:醫治

4月19日,太魯閣號事件經過18天,全台218位傷者只剩下17位住院中,住院者都已接受適當治療且穩定恢復。49位罹難者也在家人、親友、政府的悼念中羽化,留給世人無限的懷念和啟示。17日花東兩縣各自舉辦的聯合公祭,為這次事件暫時畫下句點。

 

身體的傷好了會留疤,但經歷這次事件的乘客,和參與救災、救難、救護、醫療、社工、軍警、檢調等等的人都面臨內心極大的創傷。身體的疤不會痛,但心靈的疤會哀傷、恐懼、憂鬱、煩躁、焦慮,讓人無法擺脫這突如其來的夢靨而正常生活。

 

因此衛生局結合東區精神醫療網、臨床心理師和諮商心理師公會、花蓮南區兩大精神醫療醫院、慈濟醫院和慈濟基金會、門諾醫院和門諾基金會、以及中央衛福部心口司的指導,為所有經歷此事的人規劃和執行系列且長期的輔導,協助他們走出心靈的困境、打開靈魂的枷鎖、讓疤不再痛,成為恩典的記號。

 

至於我,從發生事件開始的第一週,經常奔波於醫院、殯儀館、事件現場,不僅生活被打亂,身體負擔增加,更重要是心靈的攪擾,讓身體更加不適。雖然每天早上依如往昔般俯伏敬拜和跪拜禱告,但意念的擾亂仍然揮之不去。不斷地禱告,祈求神的醫治。

 

愛我的神眷顧我,9日在Line群組上看到祝瑞蓮牧師和她的團隊在10日要到球崙教會,舉行琴與爐敬拜特會。祝牧師所唱的詩歌,幾乎是我天天聆聽和唱頌,在過去的時刻她的詩歌更常常成為我的醫治,如今神差派她的使女要親自醫治我。

 

10日(週六)雖睡眠充足,但起床後頭痛、昏沉、肩頸僵硬、腰部疼痛、全身不適。在稍作運動後,就到家裡一樓客廳,藉由詩歌的陪伴,開口大聲敬拜、讚美、稱謝深愛我的耶穌基督、禱告呼求天父上帝,祈求祂的憐憫和醫治。經過莫約半小時的歷程,身體的情況有些改善,但沒有完全恢復。

 

10日晚上,拖著全身不適的肉體走進球崙教會,7點正,熟悉的聲音響起,帶領會眾唱我不用看字幕也能跟唱的詩歌,在全心投入的敬拜、讚美、稱謝和禱告聲中,我哭泣流淚、喜樂歡笑,身體的不適全然消除。兩個小時的琴與爐特會,讓我卸下身體的重擔。離開教會前,祝牧師還親自為我禱告,讓我徹底得著醫治和釋放。

 

我感謝神,祂知道我的景況、了解我的需求,祂要親自醫治我,帶我脫離心靈的挾制、洗淨我的汙穢、挪去我的重軛,讓我成為聖潔,在至聖所領受祂的祝福。親愛的主耶穌基督的父、全能的上帝、天地萬物的主宰、昔在、今在、永在的神,我愛祢、我感謝祢、我願一生奉獻給祢,成為祢榮耀的器皿。

朱家祥於事發當天起進行緊急調度,奔走於災難現場、相關單位,但因基督信仰,心中得保有「平安」。(圖/朱家祥 提供)

我得醫治,但我知道縣府團隊在這事件中也需要幫助。感謝主,每月一次的祈禱早餐會在事件發生第13天(14日)舉行,萬軍之耶和華親自帶領整個聚會,藉由詩歌「我知誰掌管明天」、林維道牧師的分享「愛永不止息」、眾牧者的禱告和局處長的分享,醫治的大能降臨到每一位參與者,也膚慰所有與會縣府同仁的心。原本一小時的聚會,進行了兩小時。真的是一場充滿神恩典的早餐會。

 

凡事都有神的旨意。經歷這事件,我曾經問神,為什麼又是我,去年祢讓我面對世紀大瘟疫,今年祢讓我經歷台灣交通史上最大的災難,主啊!我深知道祢讓我所走的道路絕非偶然,因我深信所經歷的必要成為未來祝福世人的肥料,主啊!但求祢是否可以讓我輕鬆一點、壓力小一點、複雜度低一點。「阿爸!父啊!在祢凡事都能;然而,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祢的意思。(馬可福音14:36)」我願全然依從祢的旨意,走人生的道路,成為祢喜悅的兒子。禱告是奉耶穌基督榮耀的聖名,阿們!

 

(文章授權/朱家祥醫師)

 

太魯閣號報導彙整》今日報帶您追蹤事件發展,一同為台

 

精選要聞》

「林叨囝仔」陳珮芬喜懷第「六」胎 破除擔憂,喜樂分享:神會供應我們!

跟隨耶穌要付上什麼代價?

見「肌肉無力症」父親在天堂微笑 她傳承甜點「DNA」,開店盼帶下祝福!

立刻加入今日報LINE,熱門文章一次

 

我是基督徒,我支持基督教今日報》立即

 

簡單好用!一鍵閱讀今日報—自己做今日報App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