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經歷「三」個父親 受家暴當乩童 也不能與神的愛隔絕
戰勝生命中的巨人 分別為聖

一生經歷「三」個父親 受家暴當乩童 也不能與神的愛隔絕

  • 2015/03/24 18:24
  • 161
  • 0 / 林純如 0

笑口常開,滿臉喜樂,留著像卓別林一樣的鬍子,是台北全福會李靜亞弟兄給人的第一印象。在他爽朗的笑聲背後,藏著歷經生父、繼父、天父,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成長歲月。

李靜亞的童年有2個爸爸,生父和繼父給他的,不是加倍疼愛,而是超乎常人的「疼痛」。

他,是在父親肢體、語言暴力下長大的家暴兒。為了求得一份「平安」和受人尊敬的威風感,國中畢業後就當起「乩童」,但生、死、鬼、神始終困惑著他,直到遇見生命中的第三個爸爸-天父,跟隨他10多年的苦毒與糾纏,全部迎刃而解。

生父「很會打」 自幼複製父親的暴力傾向

留著像卓別林一樣的鬍子,和爽朗的個性,是李靜亞給人的第一印象。

留著像卓別林一樣的鬍子,和爽朗的個性,是李靜亞給人的第一印象。 (攝影/記者林純如)

自幼,李靜亞的生父便經常對母親和孩子暴力相向,他3歲時,因為跟奶奶討不到糖果,學大人罵國罵,父親知道後,把他脫光吊在龍眼樹上,揍了一頓。後來,父母北上工作,他留在台南由祖父母照顧,少了父親的暴力,日子仍過得不快樂。

打架鬧事、翹課逃學,小學時的李靜亞無一不做,還被姑姑綁在腳踏車後座上,送去學校,只是,進了校門後又被老師用藤條教訓。

小學3年級,父母接他和弟妹們北上同住,被虐打的黑暗日子又回來了。不明究理的父親,清醒時已經相當暴戾,喝了酒後更是張牙舞爪、變本加厲,媽媽的頭被抓去撞桌角、把李靜亞塞進茅坑、雨傘打到傘骨變形…

只是,父親越打他,他卻越壞,這樣的管教沒有帶來正面影響,只是複製父親的暴力傾向,家人的身心也劃下一道道傷口…

春節生父似中邪突驟逝 遍尋不著生死解答

有一年春節回南部過年,大年初三,他的父親不知何故,像是被邪靈附身般,竟發瘋似的脫光全身衣物,大吵大鬧,眼神極其邪惡。道士趕來,說是因為祖先沒拜好,他其實心裡很疑惑,「除夕不是才拜過嗎?祖先不是應該保護我們嗎?」醫生來也查不出病因,只能不斷施打鎮靜劑,年初六,父親竟就此驟逝。

這一切來的太快,當時才10歲的他,不懂為何爸爸就這樣離開,對生死有很多不解,卻找不到答案。

繼父「很會罵」 語言暴力迫使李靜亞壞到極點

文盲的母親獨自謀生,拉拔4個孩子相當困難,父親過世2年後母親便改嫁。他的新爸爸是退伍軍人,雖然不像生父「很會打」,但卻「很會罵」,帶孩子像帶兵,斯巴達式的嚴厲,每天早上6點就要起床打掃庭院,再去上學。繼父從來沒有給過他正面回應,有的只是謾罵和國罵。

即使他努力念書,拿了第四名的獎狀回家,繼父卻罵他怎麼沒考前三名;演講比賽得獎,繼父罵他「愛講話也能得獎」。上進得不到鼓勵的他,更加自暴自棄。有一段時間,李靜亞身上一定帶著用餐的鐵叉,和人一言不合,就拿起叉子往對方嘴邊狠狠刺下去,他還曾追到對方家門口,打破玻璃抓人,自己一身傷也無所謂。

當乩童很威風 摔車摔出心底疑惑

敬拜時的李靜亞,全心投入,徜徉在主的懷抱裡。

敬拜時的李靜亞,全心投入,徜徉在主的懷抱裡。 (攝影/記者林純如)

有次他看到當乩童的學弟起乩,引起眾人注目的目光,讓他感覺神勇及羨慕。不想升學的他,國中畢業後就在廟裡當乩童,享受威風十足的驕傲、自信感。只是,他沒有因為當了乩童而享有平安,從小對生死的疑惑仍然無解。

有次晚上騎單車經過墳場,膽小的他拉著騎機車的同學陪著,沒有車燈照明,所以並未察覺,這一摔車,竟然摔斷牙,下巴和手也遭殃。

那天夜裡,他想了整晚,「我怎麼當乩童當得這麼衰…」

成為乩童後,他的品行並沒有改善,繼父還氣他氣出心臟病,母親每天哭著說「我怎麼這麼歹命」。為了逃避父母的情緒,李靜亞乾脆時常晚歸,與家人的關係惡性循環。

繞了一大段路 總算回到天父身邊

摔車後,繼父安排他到台南工作,常經過一間教會,於是想起童年曾有過的美好教會生活。在那物資貧乏的年代,小小的李靜亞為了免費拿到糖果餅乾,經常去教會聽故事。那時,他看到信主的大哥哥大姐姐,家裡窗明几淨,與家人相處總是和顏悅色,對比之下,自己家裡的天花板被拜拜燒的香燻得一片黑,更不用說父親一動怒就如火山爆發的氣氛。

童年的教會時光越發喚起他追求神的渴望,可是內心仍會掙扎,與「我是乩童,又是長孫」的念頭拔河。終於,他收到教會聖誕節的福音活動傳單,特地從台南仁德騎了近一小時的單車,來到市區,但因生疏感及內心的拉扯,使他在教會門口徘迴許久,有位弟兄看到他這隻迷途羔羊,便邀他進入。

走進教會,已經是節目的最後,一群孩子唱著詩歌〈普世歡騰〉,那一刻他覺得好喜樂,還拿到餅乾、橘子,就像童年在教會拿到零食一樣,單純感到開心。

當下,他就決定不再當乩童!

隔天佈道會,他又騎著單車前來。當他生平第一次拿到聖經,卻不知怎麼翻起,一位媽媽主動上前協助,微不足道的舉動,讓脾氣向來剛烈的他當場落淚。那時他又瘦又矮、頭髮又長,一看就是個不良少年,會友卻對他展現慈祥的愛與包容。

當牧師呼召決志時,他把手舉得好高,就怕牧師或神看不到他要信主。

禱告五年 傳統信仰父母一夜信主

李靜亞全家福,中間為他的母親,信主30年,至今仍然火熱。

李靜亞全家福,中間為他的母親,信主30年,至今仍然火熱。 (攝影/記者林純如)

信主後李靜亞的生命轉變,家人有目共睹,但母親聽到他信主,仍無法擺脫傳統思想的枷鎖,告訴他:「夭壽囝仔(夭壽孩子),你去信耶穌,你信就好,不要帶弟弟妹妹去!」但神總有祂的時間表,為父母禱告5年後,機會終於來了。

一次,李靜亞說動心臟病的繼父帶著母親參加醫治佈道會,父母全程都在打瞌睡,繼父還以為牧師會把脈、開處方箋。佈道會結束後,牧師臨時打掃宿舍,讓父母留宿,省去飯店費用。才剛回部隊的李靜亞打電話到教會,就聽牧師說他的父母信主受洗了!

他心想是父母留宿教會而不好意思,才接受耶穌。事後母親告訴他,父親心臟病得醫治,而母親的氣喘也不再發作。30多年來,母親已成為火熱的基督徒,參加查經班、禱告會之外,還時常陪著牧師外出探訪。

全家事奉耶和華 成為相同經歷人的祝福

曾飽受家暴,性格乖戾,又擔任過乩童的李靜亞(前排右),已回到神的懷抱,如今與全福會弟兄一起火熱服事。

曾飽受家暴,性格乖戾,又擔任過乩童的李靜亞(前排右),已回到神的懷抱,如今與全福會弟兄一起火熱服事。 (攝影/記者林純如)

李靜亞升學後,會邀同學來教會;當兵後,也帶著同袍進教會,就連他那曾經是八家將、又是流氓的弟弟,和妻子也都已信主。神賜與李靜亞的恩典,不僅是「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而已,李靜亞婚後,妻子曾被醫生判定不孕,但神仍賜下一男一女的屬靈產業。

現在,李靜亞的孩子也在教會服事;因為天父的救贖,使他能脫離受虐童年的陰影,沒有將自己原生家庭的傷害複製給下一代,不僅為家庭帶來改變,也成為相同經歷人們的見證與祝福。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