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亮專欄】老師傷害我,怎麼辦?

【張文亮專欄】老師傷害我,怎麼辦?

  • 2015/09/10 17:49
  • 1067
  • 54 / 張文亮 54

      (本報製圖)

課堂上,不是每個老師都友善。當S教授第一次上課,他先講個笑話,全班笑成一團。我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不知道好笑在那裡,就沒有笑,他瞪我一眼。

以後幾個禮拜,他每次上課都先講笑話,全班愈笑愈誇張,我還是聽不懂,他瞪我的時間就愈久。有一回,我陪大家笑。沒想到,他盯著我說:「怎麼你也笑了?說明一下,剛剛有什麼好笑?」我說不出來。他說:「你就是不懂幽默。」以後他講笑話,我只好低頭看課本。

我去請教指導教授,我問他:「這是不是對東方人的歧視?」他嚴肅地看著我說道:「你要學習,遇到任何不順利的事,都不要用『歧視』的角度去想問題。」我繼續問:「難道沒有歧視?」指導教授說:「若是有人歧視你,只在證明他的品質不高,道德低落。這種人的看法,你也不用太去計較。」

「那我可以將那門課退掉嗎?」我繼續問。指導教授說道:「我不認為那門課有多重要,所教的學問有多了不起。但是,我仍建議你繼續修那門課,你將學到比上課更重要的內容。」

學期終了,我還是聽不懂他的笑話,也不隨夥裝笑;他給我B-的成績,我也沒有什麼意外。我體會到成為老師,只是「身份」上的優勢,不是「生命」上的優勢。

後來,我回到台灣大學任教,某個學期同事休假。系上安排我代課,我選課本時,發現有一本新書,內容不錯。我決定當課本,該書的作者是S教授。他的課本,沒有笑話。感謝主。

【加入今日報Line生活圈,掌握每日專欄文章】

  • ID:@IOB5227J
  • 行動條碼:

      Line@行動條碼掃描。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