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症者靈裡仍有光亮》神不會忘記曾與祂立約的靈魂,永遠都不要放棄「有靈的活人」!

從信仰看失智症

失智症者靈裡仍有光亮》神不會忘記曾與祂立約的靈魂,永遠都不要放棄「有靈的活人」!

  • 2021/05/14 16:50
  • 1361
  • 記者 / 李孟霖 屏東縣報導

​​​​​​​由左至右:主持人周傳久、瑞智基金會徐文俊執行長、中華浸信宣道會武昌真光教會牧師何宗杰、屏東基督教醫院余廣亮院長。(圖/記者李孟霖)

5月7日於屏東基督教醫院內舉辦之「從信仰看失智症」座談會,邀請長期關注北歐照護議題的媒體人周傳久擔任座談會主持人,與談嘉賓有瑞智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同時也是長庚醫院北院區失智症中心主任徐文俊醫師、中華浸信宣道會武昌真光教會何宗杰牧師,以及屏東基督教醫院院長余廣亮醫師。針對「對失智者能不能傳福音」、「傳福音給失智者應該注意什麼」及「失智者能否決志信主」等議題進行精彩的座談

「即便是最後一秒鐘,都要向他們傳福音!」

「失智症」被稱為世紀之症,根據國際失智症協會報告,全球每三秒鐘就會增加一名失智症患者;衛生福利部也統計全台失智症患者已超過30萬人,估計2061年全台失智症患者將突破百萬。

 

不論造成失智症的原因為何,認知功能的障礙彷彿像是一層布幔,阻擋了他/她們清楚地與外界溝通,外界也不易看到布幔後方的真實樣貌。

今年5月7日「從信仰看失智症」座談會,對於如何向失智症患者傳福音,有許多精采的討論。(圖/記者李孟霖)

對失智者能不能傳福音呢?中華浸信宣道會武昌真光教會何宗杰牧師認為,只要不是病到不省人事,都可以傳福音給他/她,而且他/她都是有能力可以回應的。

 

何牧師以自身照顧植物人父親的親身經歷說明,當他的父親在加護病房病危時,他跟他的父親說:「爸爸我好愛您,您願不願意和我們將來在天家可以見面,我想為你施洗。」當他提出這樣邀請的時候,他的父親,一位臥床多年的植物人,此時眼淚一直流下來;何牧師又問:「爸爸,你的手腳能動一動嗎?好讓我明白你的心意。」他父親的手腳就真的動了。

 

而失智症患者能不能決志呢?何牧師說:「其實連正常人決志,都不要相信會『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中途放棄、悖逆的大有人在。」但他仍說,有機會的話,讓失智症患者跟神立約吧:「因為那是他/她與神的神聖關係。」

 

屏東基督教醫院院長余廣亮打趣地說:「牧師剛舉的例子,是在安慰傳福音的人」,引起現場一片笑聲。接著他又說,我們傳福音是「從外面進入內在」,例如用嘴巴說、行動去關心、聽詩歌等等;而「靈」是從內在流出來的,也唯有上帝可以進入到深處,即使他/她是與外界隔絕的,這是上帝的主權,所以從主權的概念來說,福音當然可以傳給失智症患者。余廣亮說:「一定要傳,即便是最後一秒鐘,都要傳。」

 

點亮他們「由內而外」、心中聖靈的火

瑞智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徐文俊認為,在受造之初,聖靈就已經存在於每個人的心裡,但因為還不認識神,以至於聖靈沒辦法發生太大的作用。另一方面,失智症是漸進性的,初期時,認知功能還可能是好的;即便後來變得很嚴重,但還是有認知能力。

 

徐文俊說:「失智症患者的靈裡面還是有亮光,只是桎梏於衰殘的身體及認知能力。而我們能做的,就是把他/她們帶到神面前,點亮他/她們心中聖靈的火。」

 

何宗杰牧師也以自己照顧失智症母親的經驗為例,他母親的症狀到了後期變得很嚴重,認不得人,也好幾個月不說話。有次因為感染住進了加護病房,師母帶著女兒去探望媽媽時,媽媽突然睜開眼睛,主動開口叫出孫女的名字,並且跟她打招呼;師母也把握機會跟母親說,「耶穌愛妳,我們也好愛妳。」母親也回應:「謝謝耶穌。」

 

何牧師引用聖經的話:「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世紀2:17)」他說,「死」,在醫學上,指的是沒有生命徵象;但在靈裡面,指的是「隔絕」、「無法互動」、「不能回應」。然而,無論是植物人或是失智症,相信他/她們裡面的「靈」是活的。

 

何牧師鼓勵大家:「我們永遠都不要放棄有靈的活人,那怕是植物人,是失智症。」

 

徐文俊執行長也指出,相信從神而來的靈性,不會因失智就煙消雲散。因此,只照顧到失智者身心上的需要是遠遠不夠的,還要用真理來餵養靈性,讓聖靈保惠師作失智者隨時的安慰。不必懷疑失智者是否理解經文,因為上帝會親自動工,我們要做的就是把失智者帶到神的面前。

 

一位失智照顧據點的個管師提問:「失智長輩因短期記憶有問題,五分鐘前決志信主,五分鐘後否認,該如何確認失智長輩在信仰上的歸屬?」

 

何牧師反問:「你上禮拜的今天吃什麼,記得嗎?有沒有變成你的營養。」他說,信仰不是單向的,當他打開心門的時候,是跟神的靈在一起。

 

何牧師引用經文:「婦人焉能忘記他吃奶的嬰孩,不憐恤他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以賽亞書49:15)」他說,當事人可能會忘記,但神不會忘記他與這人的靈所立的約。即便後來長輩安息了,家屬認為是老人家神智不清時的決定而不認這個帳,但何牧師說:「他靈的歸處已經很明確了,不用太在意家屬用何種方式送別他,但我們可以問家屬是不是可以給我們幾分鐘獻詩,給長輩及家屬祝福,通常家屬都不會拒絕。」

 

 

精選要聞》

曾受邪靈綑綁,今因信神得自由 舞蹈家陳秋吟:我真的知道,什麼是「兩個世界」

你知道最嚴重的罪是什麼嗎?

超越疫情和國界,禱告時光每週200人喜樂線上小組 4個小叮嚀,讓聚會簡單有趣

在今日報的感動,想讓您知道》點此奉

 

立刻加入今LINE

 

簡單好用!一鍵閱讀今日報—自己做今日報App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