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details
(圖/shutterstock)

耶穌告訴我們,「邪惡勢力」總是先捆住我們關鍵之處,再逐一支解、殘害我們。病毒對我們的傷害,就是這一招。在病毒的傷害機制上,我確切地看到《聖經》中所說的屬靈爭戰之真實…

 「人怎能進壯士家裡搶奪他的家具呢?除非先捆住那壯士,才可以搶奪他的家財。」(馬太福音12:29;馬可福音3:27)

 

一般病毒進入人體細胞大抵靠鑽洞注射、或胞飲入內,堂而皇之進入人家中,因為我們有一個歡迎它的致命盲點,如同「原罪」般,自古以來就存在我們生命裡。(參見前期本專欄)

 

病毒不是生命,就像邪靈不是人一樣,病毒是由核苷酸(可以組成DNA或RNA)、蛋白質及脂質類的分子,所組裝成的混合物(Complex)。

 

愛滋病毒HIV屬於RNA病毒,它進入細胞的對象是免疫體系的B細胞。一旦進入人體免疫B細胞內,立刻靠著自己的基因製造「反轉錄酶」(Reverse transcriptase),再把它的RNA反轉錄成DNA,鑲入宿主DNA內,偽裝成為其一部分,接著要求宿主依這段DNA做模板,大量製造病毒的RNA,以及更下游的病毒蛋白質。

 

待耗盡細胞內資源,病毒蛋白質與RNA重新自我組裝(Self-assembling)成為成熟的病毒體株、崩壞細胞、破繭而出,再去繼續攻擊其他正常B細胞,最後人體完全失去免疫B細胞,缺了免疫力,一個小小感冒,就可能奪走宿主的生命。

 

新冠病毒(也是RNA病毒)則不然,更是狡猾;當然效率更高、致命力更強,它不走反轉錄的過程,倒是直接就控制住正常細胞的蛋白質製造機具,將它們轉為己用,以自己的RNA做模板,複製自己的RNA與自我組裝所需的蛋白質。

 

於是,大量複製出的新冠病毒,繼續殘害各器官的細胞,嚴重傷害生命,甚至造成喪亡。也因為病毒快速複製,忙中有誤,容易產生亂碼的RNA,加上病毒缺乏修補機制,稍一不慎,就突變成致命性更高的「新病毒株」—「出錯」在人常是致命的失誤,但在病毒竟成「突變」,可以演化成適應力更強的新族類;

 

大自然是何等「弔詭」(Paradox),出錯在兩者(人與病毒)之間,竟有天殊地別的差異:在非生命的病毒身上,它的出錯,成為它的成功,在人則不然哩。於是,人們窮於應付這個難纏的病毒—這就是至今全球所面臨的新冠瘟疫困境;人的失誤和病毒的失誤,相互糾葛,誰怕誰呢。

 

DNA或RNA是遺傳相關分子、是「信息鍊」(Information chain),生命的最核心;蛋白質是工作最重要的分子、是「工作鍊」(Working chain),一切生理工作的基礎。

 

各種索命的病毒,如不是偽裝成我們的生命核心(DNA/RNA)、強奪其角色,並在竊奪核心地位後,控制住我們所有的工作鍊,為其所用。

 

這樣的場景不就是耶穌所說的:「盜賊來,無非要偷竊,殺害,毀壞」嗎?(約翰福音10:10)在病毒的傷害機制上,我確切地看到《聖經》中所說的屬靈爭戰之真實,也不禁讓我對於大自然間的殊死戰,戒慎恐懼,對生命更加凜然敬畏。

 

身為醫學工作者,瘟疫幫助我更加成熟,也相信神欲藉病毒向我們啟示生命更高層次的奧秘。

 

(文章授權/潘榮隆牧師)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author

潘榮隆

擔任清華大學生物資訊與結構生物研究所及生命科學系講座教授,現為新恩堂牧師。

分享
意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