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details
(圖/shutterstock)

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在五百年前提出:我們教會,沒有會友、只有祭司。基督徒的身分是有君尊的祭司,因此我們在教會的呼召、職分就是「為這國站在破口防堵」...

「我在他們中間尋找一人重修牆垣,在我面前為這國站在破口防堵,使我不滅絕這國。」(《以西結》22:30)

 

前期本專欄鼓勵眾教會用簡單數學,評估自己教會屬靈狀況。有讀者來函詢問,以此法估算我牧養教會的現況,來和中華基督教福音協進會剛公布《2022台灣教會普查報告》的數字:全國教會人數下降約32.6%,稍作比較。

 

數字是讓人可以用量化來尋找物理意義(Physical significance)、發現哲學意義(Philosophical significance)、及給予神學(意義;Theological significance)答案的,雖然它不是唯一、卻是強而有力的方法。

 

「略有成長。」我說。他問:「怎辦到的?」。

 

是神的憐憫;聖靈藉著《聖經》教導我們:「唯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彼得前書》2:9)--祭司的職分是關鍵;祭司是「祭壇神學」(Altar theology)的三大核心之一。

 

我們教會,沒有會友、只有祭司--人人是祭司!;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在五百年前所提出的口號。

 

既然沒有會友、若以人為單位,數學上就沒有負數(「負一個人」,在數學上被歸為沒有意義、勿須討論的--您有聽過「這個房間裡有『負一個人』」的數學說法嗎?在台灣民間,甚至會嚇死人的)會友人數也就沒有下降的問題。 

 

任何一位來到我們教會的人,我們會教導「他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祭司,是他在這個教會的呼召、職分,也是他的命定。

 

因此,國家有難,祭司們、別跑!這是您的責任:「為這國站在破口防堵」--祭司的天職(Calling)!我們如此教導,祭司們如此謹守天職。新冠疫情激起了祭司們盡責的情操;祭司們一個也沒跑,而那些在疫情中到教會尋求庇護的,也都進入祭司職分的行列裡。我們教會的人數,相較於整體台灣教會的趨勢,在新冠疫情期間,便略有增長--這是祭壇神學奧妙之處、弔詭所在:逢艱必高。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辦法。祭壇神學是可以被檢驗的,就像數學的「量化分析」(Quantitative analysis)可以帶來「質化分析」(Qualitative analysis)的結果一樣。

 

自2009年開始,我們教會轉型為「祭壇教會」:人人是祭物(Sacrifice)、祭司(Priest)、 祭壇(Altar),簡稱SPA。「祭壇」是「吸引神同在、推開黑暗勢力、得地為業」之處、SPA是安息的意思:我們在主裡得安息、單單存著盼望,看神為我們爭戰、靠主得勝--面對艱難時的輕省得勝之方,正如耶穌說的:「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28)在祭壇前,我們只需敬拜讚美、讀經、禱告,與安息;爭戰的事交給我們的主、我們的神。這是末後日子得勝的祕方。

 

作為一個實驗科學工作者(Experimentalist),我確信「祭壇神學」是末後日子得勝策略的一個最重要選項(Option)--謙卑地謹供參考。

 

國家有難,祭司們、不會跑!--果然,沒有人跑。   

 

(文章授權/潘榮隆)

author

潘榮隆

擔任清華大學生物資訊與結構生物研究所及生命科學系講座教授,現為新恩堂牧師。

分享
意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