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news-details
圖左:王健隆年輕時的照片。;圖右:王健隆與第二任妻子麗莎的合照。(圖/妻子Lisa、女兒Tracy 提供)

曾任香港嘉禾電影公司台灣嘉通分公司副總裁、美國AMP公司亞洲區台灣總經理、泛亞社特約新聞記者及韓戰美國情報翻譯官,王健隆弟兄,於今(2022)年2月初安息主懷,享耆壽96歲。

 

今年1月底,王健隆在家不慎跌倒,股骨頸骨折,入院開刀後因吸入性肺炎,治療三周,安息主懷。

 

王健隆兒時生活無虞,天性外向熱情,喜愛交朋友;他熱愛工作,工作之餘又愛盡情享受人生,好友們私下笑稱他是「Playboy」(花花公子),40多年來,母親不斷為其禱告,妻子也在重回教會後,接續為先生救恩禱告,終於在一次馬來西亞全福會餐會中,他經歷全身「如觸電般的麻震感」,讓他生命完全被翻轉,後來甚至每天凌晨起來,早晨5點準時到禱告殿親近神,成為「Prayboy」(禱告的人)。

  • news-details
  • 王健隆一家,由左至右:王健隆父親、王健隆、王健隆母親與妹妹。(圖/妻子Lisa、女兒Tracy 提供)

  • news-details
  • 王健隆(右)任泛亞社特约記者時,隨同蔣公採訪。(圖/妻子Lisa、女兒Tracy 提供)

王健隆(Raymond)出生於北平,熱愛電影、音樂與攝影的他,年幼時與妹妹隨雙親遷居上海,因是家中獨子,備受長輩們的疼愛,其父親王小亭外號為「新聞片王」,是中國第一位戰地新聞記者,由於傑出表現及具知名度,被美國MGM電影公司聘為該公司駐中國的特約新聞記者,在中日抗戰期間,拍攝了一張遭轟炸後的上海車站廢墟裡,嬰兒坐在月台大哭的照片,被刊登在美國「生活」(Life)周刊雜誌上,引起全球的譁然與同情,對日本侵華給予嚴厲的譴責,盟軍並相繼出手協助中國抗日。

 

在韓戰爆發時,美軍來台招募英文流利的台灣人到南韓擔任美軍的情報翻譯官,因受父親的影響,王健隆決定接受美軍徵召,前往南韓擔任前線英文翻譯官。

 

於南韓休假時,在日本遇見第一任妻子,但從小家境富裕又英俊挺拔的他,因著在情感上的不專一,導致第一段婚姻,在兩個兒子出生後,便以離婚告終。

 

之後,王健隆因香港TVBS老闆邀請,赴港工作,遇見了在香港中環上班的第二任妻子麗莎(Lisa),那時他們兩人常在午餐時不期而遇,後來,王健隆主動遞上名片,自我介紹,但因麗莎對這樣的搭訕感到有戒心,僅禮貌性收下名片,但從沒有主動聯絡過。

 

直到有一天,麗莎與朋友用餐時,恰巧又遇到,而麗莎的朋友原來也認識他,於是,王健隆趕緊抓緊了機會,坐下一起聊天,後續又透過朋友取得麗莎的聯繫方式,進而展開他們的相識,而麗莎在與其更多的交談中,發覺彼此竟有許多共同嗜好,都是電影愛好者,總有討論不完、與電影相關的話題,同時麗莎也看見對方不同的一面,認識到王健隆的見多識廣與幽默風趣,漸漸地麗莎為其所吸引,對他產生好感,進而交往、踏入婚姻。

  • news-details
  • 王健隆與第二任妻子麗莎的合照。(圖/妻子Lisa、女兒Tracy 提供)

第二任妻子婚姻經歷挫折,再次重回天父懷抱

起初,他們日子非常幸福甜蜜。後來,王健隆有位同學,因在台灣開設電影分公司並招募他,因是王健隆最熱愛的電影事業,於是他帶妻子回台,並在那負責美國八大電影公司的業務,當時,所負責的八大電影公司外籍高層經常來台,在生意上的應酬日益增多,但王健隆不認為有什麼不妥,覺得職場上都是如此,讓妻子非常痛苦,甚至想結束婚姻,然而,一想到離婚後,女兒將來的生活情況,常使麗莎感到擔憂,只好選擇繼續留在這痛苦的婚姻中。

 

與先生長久以來的關係遲遲未見改善,讓麗莎身體開始出現狀況,罹上憂鬱症,要不停就醫、服藥,健康也每況愈下,甚至曾一度想結束自己的生命,但每次想到女兒,就放棄自我解脫的念頭。

 

回想當時的情況,現在的麗莎認為,「心靈如不強壯,肉體自然就衰敗了。

 

有天,當她又再次感覺到極度絕望,突然想起小時候的信仰,於是跪下向神禱告,「祢是無所不知的神,祢知道我現在的痛苦,求祢幫助我,教我如何活下去?」

 

很奇妙地,翌日在經過一條走了30多年的馬路,等紅綠燈時,麗莎一抬頭就看見6樓有間浸信會,瞬間如看見汪洋中的浮木,在那周日就重回教會,在那時候,她還深深記得,無論是去到哪裡聚會,都會不停地流下眼淚,回想去教會的第一年,就好像聖靈不停醫治她在婚姻裡所受的傷。

 

回到教會後,麗莎的健康逐漸地好轉,並且不用再吃藥了!不僅如此,她天天都非常喜樂,以致先生很好奇妻子怎會有這麼大的轉變。

 

全身經歷如電流般觸摸

一直以來,王健隆對宗教沒有什麼興趣,認為信仰都是弱者、失敗者才會尋求的,他不需要;然而,在看見妻子經歷如此大的轉變後,讓他開始好奇這信仰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神力」,把每天鬱鬱寡歡、充滿無奈與常生病的妻子給醫治好了,甚至當王健隆問妻子,「要上帝還是要我(先生)?」麗莎竟然回答,「要上帝!」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因此,他開始會跟妻子去教會聚會。麗莎說,有次,當他們一去到靈糧堂,先生當下就腹痛腹瀉,一直跑洗手間,後來,當先生帶他的好朋友去教會,朋友突然就心臟痛,馬上離開,令麗莎深感,「這些成功人士要接受信仰,真的是會遇上很大的攔阻。」

 

後來,在2000年,為了陪伴妻子,王健隆隨著全福會會員一同去到馬來西亞,參與全福會亞洲年度大會,在二百多會員中,只有他不是會員也不是基督徒,但當大家在餐會唱詩歌時,他忽然覺得全身彷彿有股電流從頭到腳流竄,有股「如觸電般的麻震感」,並且開始淚流不止。

 

全福會的弟兄見狀紛紛上前為他禱告,那時王健隆突然感到有點不知所措,不斷急切想尋找麗莎的身影,他發現在遙遠的人群中,妻子的眼神早已望向了他,並那眼神好像在懇求他說著,「我等這一刻,已等了30年,求求祢,求求主,軟化他、接納他...。

 

剎那間,有股從未有過的感受湧上心頭,30年來所有的懊悔、歉意、對妻子的虧欠等,全部浮了上來,過去王健隆不曾認為在商場上的應酬有什麼不對,總覺得大家都是這樣做生意的,並自覺很負責任、養家,且不在外面留宿,玩得很有分寸,但卻在那天,突然有了知錯的能力,不僅向妻子道歉,也向上帝悔改說,「主啊!請祢饒恕我、接納我。」

 

從馬來西亞回台後,他決定受洗,歸入耶穌的名下,並在決志後,感到全身輕鬆下來,重擔完全消失,感受到從沒有過的自由與平安喜樂,心想,「一切經歷真是太神奇了,耶穌確實是真的。」

  • news-details
  • 2000年,王健隆於馬來西亞全福會餐會擁抱妻子麗莎,向妻子認錯,請求原諒。(圖/妻子Lisa、女兒Tracy 提供)

  • news-details
  • 王健隆(中)與全福會總會長曾國生(左)赴香港福音餐會做見證。(圖/妻子Lisa、女兒Tracy 提供)

從「Playboy」變成「Prayboy」

在信主後,王健隆的生命、思想與個性上都有很大轉變,以前時常應酬到凌晨2-3點才回家,生命被更新後,他則是每天凌晨4點起床,5點去到禱告殿不斷禱告,也會跟著牧者、全福會弟兄到各地做見證。

 

另外,他也親赴日本,在前岳父、岳母面前下跪道歉,請求他們原諒從前帶給他們女兒的傷害,並與前妻的父母親一同為當時處癌症末期的前妻禱告。

 

性格方面,神也一改他舊有的驕傲自大與暴躁,讓他更能學習謙卑、節制、不再自我中心,他感覺到在信主後,心中有了前所未有的平安,情緒也不再煩躁,因知神掌管自己的生命,並也感受到過去看似多采多姿的生活,其實很空虛,也沒有方向,如今才找到真正的自己、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幸福。

 

在主裡面,他也才體認到,過去與麗莎的婚姻,如果沒有神的保守,恐怕早已無法維持下去。信主之後,王健隆也更加倍疼愛妻子,讓麗莎感覺到,神好像給予她一位全新的丈夫,補償她過去30年來在婚姻上所受的傷,他們倆有了自結婚以來,最完整和甜蜜的愛。

 

女兒王心怡(Tracy)也回憶到,過去父親對她疼愛有加,想要什麼,父親都會馬上滿足她,並從她上學起,每天早起準備好女兒最喜歡的牛油花生醬果醬吐司給她帶去學校,也會從家裡的陽台看女兒安全坐上校車才放心,甚至當她到國外留學時,天天打三通電話、傳真一封信給她,讓女兒感覺到父親天天都在她身邊。

 

心怡笑說,父親是個非常浪漫且很喜歡製造驚喜的人,想要什麼從不用特別說出口,只要眼角餘光瞥到,父親就會買來送給她和母親,直到心怡進入社會後,才發現原來這不是每個男生都會做的事。

 

另外,心怡在長大後才明白,母親一直以來都承受著很大的壓力與不安,非常痛苦,更了解母親的偉大。

 

因此,在父親信主後,她看見真的是神,極大翻轉父母的關係,她看見父親開始越來越愛神,會在家裡抄寫聖經,而且只要教會有邀約,就會與母親一同見證獨一真神的偉大和慈愛,父親變得更溫柔後,母親則變得更喜樂。

 

心怡認為,因為耶穌成為父母婚姻中的第三者,才讓他們得以重拾早已失去的幸福,「信主後的爸爸,非常地黏媽媽,只要媽媽一出門,爸爸就急著找她、要她回家。」

  • news-details
  • 王健隆與女兒王心怡的合照。(圖/妻子Lisa、女兒Tracy 提供)

  • news-details
  • 王健隆與妻子、女兒,一家三口的合照。(圖/妻子Lisa、女兒Tracy 提供)

母親為兒子禱告40年,妻子接力禱告

王健隆的母親年輕時,因朋友的邀約,參與了蔣宋美齡夫人舉辦的小組聚會,進而信主,並為兒子信主禱告了40多年,然而,在臨終前遺憾沒能看見兒子認識神。

 

在麗莎重回教會後,她也與幾位姊妹相約每晚10點,為先生的救恩禱告長達兩年多的時間,直到先生信主。麗莎回憶,過程其實非常的不容易,有次,當她快放棄婚姻時,就收到妹妹的來信,信內有句經文,是箴言14章1節「智慧婦人建立家室;愚妄婦人親手拆毀。

 

這句經文如雷轟頂,讓麗莎向神禱告,祈求神使她成為智慧的婦人,堅定相信神的信實。

 

雖然王健隆的母親無法親眼看見兒子信主,但麗莎很感謝神,因知道是母親先前為兒子禱告了40多年,以致神早慢慢在先生心裡動工。

 

王健隆的生命也繼續不停止開花結果,很多朋友在他追思禮拜當天,看見他生命見證,訝異從小只相信人定勝天、絕不可能信主的人,竟肯謙卑下來,承認一位創造天地萬物的救贖主,並認為認識耶穌是他一生最大的祝福,這一生絕對不能沒有耶穌

 

在追思禮拜結束後,來賓也都獲贈王健隆生前喜愛的音樂CD及他信耶穌前後的見證文,未信者可再多得一本聖經,讓到場的來賓感覺到,這場追思禮拜非常的不一樣,這次的追思禮拜,因為家屬的用心,翻轉了未信者對安息禮拜的既有印象。

 

會後,還有好幾位朋友特地詢問了關於耶穌的事,福音種子因此撒了下去,而王健隆的生命影響力,在這地上也好似永不止息。

分享
意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