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news-details
「禱告是有用的,如果祂沒有按照我的時間表幫我,祂一定有更好的計畫。」 徐佑典說。(左圖/記者黃睿慈、右圖/徐佑典 提供)

半夜一、兩點,若聽見家裡有窸窸窣窣的聲音,你會起身查看、還是繼續睡?身為外交官的徐佑典,怎麼也沒想到,在人人稱羨的職位背後,家庭會經歷破碎。回顧「三次不認主」,卻「次次被拯救」的生命,他感恩,17年前的驚魂夜,彷彿是全家信主的「催化劑」、經歷神的轉捩點!「禱告是有用的,如果祂沒有按照我的時間表幫我,祂一定有更好的計畫。」

徐佑典,中華民國外交官。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系學士與外交研究所碩士,曾任外交部北美司政治事務科長、駐美國臺北經濟文化代表處國會組副組長與政治組副組長、外交部北美司副司長、駐波士頓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總領事等職務,現任外交部北美司長。

  • news-details
  • 外交部北美司司長徐佑典。(圖/記者黃睿慈)

三次不認主

出生嘉義,因伯母在嘉義基督教醫院服務,兒時多次參與教會主日學、聖誕節聚會,他總認為,「耶穌=快樂=保守看顧」,然心中種下福音種子,卻沒扎根,升上小學後便離開教會——錯過主第一次

 

上高中後,同學邀他周日下午參加YMCA(基督教青年會)的青年團契,裡頭有傳道人談吉他帶詩歌敬拜、讀經禱告,但他認為,這還是「團康活動性質」,並未多想。直到準備衝刺大學聯考前,有位同學送了他一本新約聖經,關心其近況,這才有了想翻聖經的舉動。

 

「身為好學生,當然應該看一下書吧?」徐佑典笑說,當下翻開第一頁,卻「好失望」,一連串的耶穌族譜,看也看不懂,還以為這是盜版聖經,自認該書對人生沒有用——他錯過主第二次

 

大學、研究所、外交部,與交往六年的女友杜麗雲結婚,並隻身前往英國接受十個月語言訓練。一路靠著努力過關斬將,如願成為外交官,被委派至美國華府國會組服務,初期幾年,結婚生子,婚姻美滿,工作上也漸產生成就感,認為人定勝天。

 

懷孕後的妻子,成為家庭主婦,因嚴重孕吐身體不適,朋友便邀她到查經班,結果當天竟沒有任何不舒服。返家後的她,興奮和徐佑典報「好消息」,結果換來冷冰冰的回答:「妳可以信,但不要叫我去(信)。」因他認為,宗教信仰是軟弱之人才需要的寄託——他錯過主第三次

  • news-details
  • 徐佑典與妻子杜麗雲、一雙兒女。(圖/徐佑典 提供)

妻子產後憂鬱的夢魘

直到妻子生下第二胎,情況有些「不太對勁」。她因失眠、泌尿系統發炎,無法哺乳,使新生兒子改喝配方奶致便秘。長久下來惡性循環,結果妻子罹患嚴重憂鬱症,讓所有家人措手不及,「憂鬱跟憂鬱症不同,憂鬱症就像你掉進黑洞,完全不想生存下去。」徐佑典說。

 

為讓家庭迅速「恢復正常」,他找了家醫科、婦產科,讓妻子服用安眠藥和鎮定劑,依舊未果;約了保母來面試、盼照顧兩個孩子,減輕妻子負擔,但兩位應徵保母坐定後,竟開始向他「傳福音」,不顧他稍稍面色不耐,留下了兩片CD,上面寫著《不要憂慮》、《基督徒價值觀》。

 

當時,岳母特地從台灣飛到美國照顧妻子,徐佑典仍然過著24小時如地獄般的生活——早上六點為家人預備早餐、送女兒上學,一整天上班,晚上下班後去買菜回家,煮晚餐、洗碗、收拾環境,還有安慰妻子、哄小孩睡覺,若中途兒子突然醒來要喝奶,他會拖著睡眼惺忪的身軀,開始熱牛奶,再把兒子抱到浴室餵奶、哄睡,最後自己才能安睡。

 

某天半夜一、兩點,他很淺眠,聽見臥房外有「窸窸窣窣」的聲音,以為是風聲,起身查看、打開門後,看見妻子站在那裡,說是吃了安眠藥、鎮定劑都睡不著,非常痛苦。於是,徐佑典走向前去,想擁抱妻子、予以安慰,卻突然發現,對方雙手背後藏有菜刀,原來,妻子過得太痛苦,想自我了斷,但又怕家人太難過,正想在輕生前,把全家人也一起「帶走」。

 

嚇得趕緊把菜刀拿走的徐佑典,夜間再也無法安心入睡...

  • news-details
  • 徐佑典與妻子、岳父母家庭合影。(圖/徐佑典 提供)

  • news-details
  • 與徐佑典父母親、妹妹和妹婿合影。(圖/徐佑典 提供)

神說放心交給我

兩周後,徐佑典的身體快吃不消,體重掉了近10公斤。「處理事情還可以妥當,處理人時,尤其是你最親愛的另一半的時候,必須承認,真的很無力…那個時間點,我不只禱告,我是跪下來禱告…不只跪下來禱告,我是跪著流淚禱告,呼求神,我真的沒辦法…如果祢是神,求祢幫我接管這個情況。

 

有次,他看著房中有本妻子去查經班帶回來的和合本聖經,裡頭有新、舊約,於是跪著向神禱告,而翻開來的那一頁,不再是看不懂的耶穌族譜,是安慰的詩篇,一字一句寫著「神是我的避難所、是我的高台」。「好像突然有人搭祢肩膀說,沒關係我給你靠,放心交給我。」他說。

 

禱告完不久,突然有兩位心理醫生和社工,來找徐佑典的朋友串門子,碰巧聊到其近況,便道來拜訪他。「他們從沒見過我,卻主動說要跟我談,結果給了很多建議,希望我去尋求精神科醫師幫助…我真的很感恩。」

 

於是,徐佑典帶著妻子來到美國的醫院,醫師斷定,這是典型的產後憂鬱症狀,並推薦新藥,標榜「一劑到位」。醫生的話,如隧道盡頭的陽光,照進兩人幽暗已久的心房。後來,妻子第一次看診、服用第一劑藥物之下,第一個晚上就睡滿八、九小時。

 

半年內,妻子失眠症狀完全消失,家庭迅速恢復正常,於是在2005年6月23日,徐佑典與妻子杜麗雲,雙雙受洗成為神的兒女。

  • news-details
  • 小組聚會。(圖/徐佑典 提供)

  • news-details
  • 徐佑典於教會的利未敬拜團中服事。(圖/徐佑典 提供)

上帝早已預備豐富恩典

徐佑典感恩,在妻子憂鬱症發病前一年左右,他瘋狂愛上跑步,每早晨都要出去鍛鍊身體,才能在照顧家庭的期間,身體不致垮台。「當下那個時間點、那個片段,你不會想說為何發生這種事,但等你回頭,把所有人證、物證放在一起,會發現上帝的心意很美好,也要承認,若不是有創造主,愛你的父,細心安排這些過程,不可能走到現在。」

 

信主後,回顧17年前的「驚魂夜」,以及在2004年的除夕夜、到2005年的那晚,妻子因憂鬱症睡不著,自己睡一間;徐佑典則帶著兒子睡另外一間房,夫妻兩人都清醒著,聽著窗外煙火喧囂聲,心情真的十分沮喪。別人在慶祝新年,他卻看不到這個家的未來。

 

如今的他認為,這是神安排的「催化劑」,使人更進一步體會上帝的心意和愛。「2004年12月那天晚上,我們的生命即將要被轉變,就像耶穌要上十字架,那段過程很煎熬,為要成就天父最美的旨意。」

 

信主後的夫妻倆,時常為還是嬰孩的小兒子便秘徵狀禱告,結果隔天,兒子立刻順利排便,屢試不爽;徐佑典因而從中一點一點經歷神「禱告是有用的,如果祂沒有按照我的時間表幫我,祂一定有更好的計畫。」

 

神讓我在人面前蒙恩

自認從小性格內向的他,不善言詞,因此能有今日成就,都關乎神的恩典。「因為我知道我不是這樣(能言善道)的人,所以我今天可以有這番成就,是祂的功勞,不是我。」

  • news-details
  • 徐佑典十分珍惜上帝賜予的家庭與產業,感恩說道:「讓我快樂的不是(名車、名錶等)『奢侈品』,是家人健康、平安。」(圖/徐佑典 提供)

  • 徐佑典分享陪伴憂鬱患者的心路歷程。(攝影、剪輯/記者黃睿慈)

分享
意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