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破碎的自己-飛越抑鬱 (1)》 我是病了,或是我的心受傷了?

重拾破碎的自己-飛越抑鬱 (1)》 我是病了,或是我的心受傷了?

  • 2020/06/16 17:50
  • 4330
  • 作者 / 愛筵事工/小小鬱

抑鬱是一種我們不能自己治療的疾病。我們需要幫助,才能從其中恢復。(圖/Shutterstock)

我曾經是一個天性很樂觀的人。我很愛笑,也很愛我的丈夫,我想他也應該愛我吧。然而生完第二個孩子以後,我便越來越覺得疲憊。現在,我發現自己很難在家做家務。對我來說,每件事情都好像一座大山一樣。我越來越容易對丈夫和孩子發火。我甚至擔心,丈夫已經不再愛我了。我感覺自己好像失去了對生活的熱情。

過去,我的工作看起來一切正常,別人也欣賞我。後來我的老闆換人了。新老闆對我很苛刻,甚至不友好。我不能忍受他,而且我確實工作得越來越差。最後,我被解雇了。

 

現在,我總是哭。我發現自己早上很難起床,我感覺自己做不了任何有意義的事。我的自信蕩然無存。當我照鏡子時,我覺得自己很醜,我肯定自己永遠也擺脫不了這該死的境地了。

 

人類的心脆弱而易碎。只要我們感覺自己是獨一無二的並且受到關愛;只要人們想獲得我們的陪伴,發現我們有魅力、風趣又聰明;只要我們有感興趣和實現自我的工作或活動,生活就會前進,我們就會精力充沛,喜樂滿溢,有一種充分活著的感覺。

 

但是,當我們看起來對別人不再有吸引力,或沒有人對我們感興趣時,我們就會感覺自己毫無用處,被推到一邊。我們的心受傷了,就好像有什麽病在我們裏面;我們的心沉重而焦慮。生活不再平和、喜樂,只剩一種空空的感覺,一種極大的內在空虛,我們會拼命用喝酒、看電視或極度活躍來填補。我們會感到極其孤獨,陷入一種冷漠,被悲傷壓垮。

 

新生兒會暫時吸引父母的注意,他們喜歡和自己的小不點兒玩耍。但隨著孩子長大,身體發育,她所獲得的注意力可能會减少;作為青少年,她經歷了一段艱難的時期,變得笨拙。父母空閒時間更少了,他們更多的時間被工作佔用;或許衝突開始使他們分離。孩子則更少地感覺到被愛,被需要。她那柔嫩的、脆弱的心受傷了。她不再覺得自己重要、寶貴和獨特。她甚至可能透過做愚蠢或淘氣的事來努力吸引父母的注意,可這只會使她的父母更加生氣,而孩子則更加覺得被厭棄。

 

一個年輕人被一個女孩吸引。她積極回應他的目光和姿態。他們出雙入對,看起來處得很好。他們口味相同,興趣一致,也喜歡一起做相同的事。他們開始相愛了。

 

後來,出於他不理解的一些原因,她開始疏遠他。她找藉口不和他一起出去。再後來有一天,他在街上看到她和另一個男人在一起,笑著,幸福又充滿生氣。他意識到,她已經不再愛他,而是愛上別人了。

 

這個年輕人的心碎了。那是他第一次向一個女人敞開自己的心扉,第一次敢於去愛。他深感受傷,不想再生活下去,所以他讓自己沉浸在工作裏,去電影院,喝更多的酒。他竭盡所能想要忘記內心的痛苦。

 

一位年輕女士在她訂婚期間以及結婚初期,深深感到被丈夫疼愛。他會早早下班,只為了多和她待一會兒。他們會一起出去玩。她在他的陪伴下看起來如此幸福!結果她自己也歡快起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變得忙於工作,回家越來越晚。他很疲憊,不再有時間和精力與她或孩子說話。他剛回到家就倒在電視機前。她開始意識到,他的工作變得比她更重要。她也意識到自己已不再年輕美麗,不再吸引人。她試圖參加各種活動,可沒有什麽能真正引起她的興趣。當我們的心受了傷,我們對任何事物都會失去興趣;似乎沒有什麽能幫助我們。

 

和正常的悲傷不同的是,這種難過不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或新的活動而减輕;正相反,內在的無力感似乎會加劇。這個人會覺得自己被囚禁在幽暗的世界,徹底與他人隔絕了。抑鬱是一種我們不能自己治療的疾病。我們需要幫助,才能從其中恢復。

 

(愛筵事工授權)

 

面對大環境的挑戰,您的行動可以支持今日報堅定走下去 點我奉獻

每日新聞不漏接 立刻加入今日報Telegram頻道! 

Telegram下載+中文化教學》


精選要聞》

遇見危機,三個步驟迎接轉機和祝福! 蕭祥修牧師:拋下包袱,今生和永恆好處都不缺

在加護病房與死亡搏鬥七週,耶穌帶他遊歷天堂花園 奇蹟康復迎接新事業

不要一直站在烏雲下! 擺脫焦慮的15個技巧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關鍵字


分享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