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details
(圖/shutterstock)

耶穌說:「在信的人,凡事都能。」理性是有限的、必有力不及逮之處;但「信」則不然:信的人,他可以做出理性、非理性、與超越理性的事…

相對於「理性」,「信」(Pisteuo)太偉大了:它竟然讓人「凡事都能」。

 

身為科學工作者,對於「凡」字,我很有興趣。「凡」(Pas),是指個別的每一個,也指整體內的每一個。若用「理性」做分類,理性排除「非理性」或「超越理性」;「凡」字不適用於「理性」,無論出於不願意、無能為力或無心的忽視。

 

換言之,理性是有限的、必有力不及逮之處。但,信則不然:在信的人,凡事都能!這個宣告何等磅薄氣勢啊:信的人,他可以做出理性、非理性、與超越理性的事;當然,這些是合神心意、良善美好的事物,因為神是良善美好的(God is good)。

 

近代科學昌明,受理性啟蒙時代的勒內•笛卡爾(René Descartes)所激勵。他曾說:「我思,故我在」,揭開理性主義之幕,為西方科學奠定哲學基礎。自他以降,科學逐漸發達,到了二十世紀,甚至「人定勝天」的口號,響澈雲宵,直到現代,發現人在宇宙中孤立無援、大環境變遷下蒼白無力,才驟然理解:理性不是一切、非理性是那麼真實、超越理性似乎是我們唯一出路。

 

我不禁想到與笛卡爾同一時代的另位科學家,布萊士•巴斯卡(Blaise Pascal);他認為:「我信,故我在」。

 

巴斯卡出身敬虔天主教家庭,15歲前專心學習希臘文與拉丁文(聖經),確立他的信仰。12歲時,他獨立證明三角形內角之和等於兩個直角。16歲,發表「巴斯卡定理」;連笛卡爾都讚賞說,不敢相信這是出自一個16歲少年之手。19歲,為了幫父親做稅務計算,製作了世界第一部計算機。他也因從小身體虛弱,就在這階段,全然接受基督教信仰,但仍致力於科學研究。

 

當時社會認為「自然厭惡真空」(如果有真空,上帝就不是無所不在),便和伊凡傑利斯塔•托里拆利(Evangelista Torricelli)合作,以汞柱證明真空的存在;但他仍對這位無所不在的神,信心滿滿。之後一連串研究,寫成《液體平衡及空氣重量論文集》,奠定其流體力學大師地位;後轉入神學研究,而為導正當時賭博風氣,發明或然率,是為統計學基礎。

 

其中最有名的「巴斯卡賭注」理論(Pascal's Wager),認為:理性的人應該相信上帝存在,並依此生活,這是生命中萬無一失的賭注。28歲時,他身體日漸虛弱,但縱使臥病在床,依舊從事科學研究與纂寫論文。最有名的《沉思錄》是他臨終前未完成的一部偉大哲學巨作;對於理性主義者,他幽默地說:「人一發想,神就暗地發笑。」他享年39歲。

 

和理性主義者比較,他不只在科學上有偉大發明、發現,他在神學(信仰)上的洞見、予人啟發,他揉合理性、非理性、超越理性,綻放永恆光芒,在人類史上難有出其右者,只因他的信心,「凡」事都能:看似對立的「科學」與「神」學,他都有卓越成就。

 

巴斯卡終結其一生說:「我信,故我在。」

 

(文章授權/潘榮隆牧師)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author

潘榮隆

擔任清華大學生物資訊與結構生物研究所及生命科學系講座教授,現為新恩堂牧師。

分享
意見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