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搜關鍵字
搜尋關鍵字:提摩太凱勒

【提摩太凱勒專欄】艾蜜莉的生命故事:童話的結局

艾蜜莉(Emily)的生命故事:童話的結局   若是在九月份之前,你問我要為什麼感恩,我會說:為我的家庭、我的房子、我的工作以及為上帝感恩—為一位愛我並關心我的丈夫,為四個健康快樂的孩子(分別是十四歲、十一歲、九歲、五歲),為我做夢都想不到會擁有的房子,為我的工作(這份工作允許我在家裡上班,讓我為公司和客戶貢獻心力),並且也為上帝感恩—是祂為我供應這一切,雖然我並不配得。   但是就在九月,出乎意料之外,我的丈夫為了某個人,拋棄了我和我們的四個孩子(對方也拋棄了她的丈夫和兩個孩子)。這個家庭曾經是我們的朋友,我們曾和他們一起在夏天度過三次假,我視他們為我們的朋友。   我心已死。這不可能會發生!我的基督徒丈夫—曾經和我一起陪著我們的孩子,向他們表示「雖然真的有離婚這種事,但是它絕對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一起立過約,向上帝和彼此承諾無論發生何事,我們都會扶持彼此和孩子。我痛哭流涕地懇求他不要走,讓我們找出解決的方法。沒有辦法,他還是走了。   我問他,他要怎麼跟孩子說明?他說他不知道。我告訴他:「你不能什麼都不跟孩子們說,就一走了之。」他應該沒辦法眼睜睜看著這些寶貝的孩子,卻告訴他們,他要走了—一定的,這應該可以打醒他!但是,他卻真的這麼做了。他把他們從床上叫來樓下,然後告訴他們他要走了。孩子們根本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嗯,是要出差嗎?那什麼時候回來呢?」「孩子們,不是的。我要搬走了,而且不會再回來了。」他走了。我們支離破碎。   八個禮拜以後,我仍然心如刀割。上帝啊,這真是?的計畫嗎?這怎麼可能是?的計畫?我知道?會醫治我的心,我知道將有美好的事情從中成就,但是怎麼可能、又為什麼是這種形式?我感受得到?,感受得到人們的禱告……但是我們該怎麼辦呢?我從未如此的憤怒。我們可憐的孩子也受了很多苦;他們父親的「想要」蓋過了他們的「需要」。他說他還是愛他的孩子們。真的嗎?那怎麼可能既愛他們,卻又讓他們這麼痛苦呢?   四個月之後,上帝用一種我不確定是我想要的方式開始醫治我。我想要伸張正義,但是擊打卻不在於我。我開始試圖為他這個人禱告……不是為他的事情禱告。我開始為他的心得醫治而禱告,為他回頭禱告,但不是回到我這裡,而是回到上帝那裡。我需要在沒有他的情況下繼續往前走,至少是現在,但也許會是永遠,我必須饒恕他才能除去苦毒,我不要自己餘生都活在苦毒之中。   但是,我要怎麼做到呢?上帝說禱告,所以我就禱告。   我愛我的家人,我也會一直愛我所嫁的人。我在為一個神蹟禱告—為他能重新振作,找到回家的路。但是我也要在沒有他的情況下繼續前行,我擬訂計畫,試圖繼續我的生活,處理從實際的、屬靈的、情緒的和經濟的層面,需要處理的每件事情。   我要固定為他禱告,我要愛他(但是我不會成為被他踐踏的門墊)。我要養家,要尋求上帝對我們人生的計畫。我要饒恕他,可是我並不會就這樣忽略這件事—因為若我忽略了,我就無法用我所學到的來幫助其他人,幫助那些可能也會經歷這種惡夢的人。我需要對痛苦有所知覺,並且容讓上帝的醫治,使我轉變成祂一直都想要我成為的人。不知怎麼的,我感到很興奮激動。「要興奮激動地走過這場惡夢」—從許多方面看來,這都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現在已經六個月了,情況變得更糟,但是我卻真正地感受到祝福。   我丈夫仍然無法挽回,他還是和他的女朋友在一起。他告訴我,他們會一起關心我們孩子的生活,要我學著適應並且不要恨她。他告訴我,若我是她的敵人,那他也會成為我的敵人。   我的孩子們還在處理爸爸出走後,所留下的後遺症:他們抑鬱、憤怒、困惑也感到挫折。我最大的孩子開始懷疑他的信仰,他反抗一切的權威,也發洩在家人身上。我準備以賠本拋售的方式賣掉房子,但是它可能最後會變成法拍。我們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是如何。   然而,就在這所有狀況裡,我開始在一個不同的層次上認識上帝,看見祂用一種我只有聽說過的方式工作。能經歷到這些,真的很奇妙。   在我的生活中從未發生過大悲劇—未曾真的不得不依靠上帝。我的意思是,我當然也禱告,也見過上帝的工作,但是並不是像這樣。我不曾真的非得仰賴上帝,真正地投靠祂,安息在祂裡面。當我需要上帝安慰的時候,我以前腦海中的畫面是我依偎著耶穌,祂也擁抱著我。但是現在的畫面是:我根本就徹底的崩潰了,然而,祂卻揹著我。這令我心生敬畏。   在這可怕的情形中,當我整個人的身分和我的家庭都受到攻擊時,我瞥見了上帝正在做的事情,瞥見我的生活和我們的生活將會如何改變—我自己很興奮地期待,當這一切結束之後,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就像在賽跑的時候,開始下起雨來,然後你又一腳踏進泥坑裡,你不能繞過去,只能穿過它,然而雨水和泥濘卻都在拖累你,使你無法快速穿越;你必須全神貫注在痛苦的每一步……但是與此同時,有些東西卻支持著你,使你站立,迫使你繼續前行。在遠處,你看見好像有一片雨簾(就像沖水洗車那樣),然後你就看見了太陽,晴空無雲……當你到那裡之後,你會變成更堅強的人,會更明白如何跑這場比賽,而且也有滿足和平安。是的,這個人也會累、會疲倦,但是卻也從經驗中汲取了力量。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使用上帝教給我的東西,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有更多的學習。我是這麼向我的孩子們解釋的:在每個童話故事裡,總有一齣悲劇,但是主角面對那個困境,戰勝了它,也因而變得強盛。上帝正賜下一個屬於我們的童話故事──在結局時,你們看到了什麼呢?   (文章授權/提摩太 凱勒臉書專頁)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提摩太凱勒專欄】婚姻生活的利潤與公平,實際上是一種報復

討價還價-1   古代有聘禮一說。未婚夫會到女方的父親面前,拿出一筆錢來給他,數額取決於女子的美貌和她繼承財產的多少。我們看到那種陳舊的做法會說:「哦,人們做那種事真可怕。」不過今天,我們已經走過了那個階段,因為我們更加民主──男女雙方都在對彼此做這樣的事!我們看到男男女女彼此打量,然後說:「她上市了」、「他虧了」以及「她怎麼接受那種推銷?」這些隨口評論,清楚地說明了問題。我們傾向於用資產和赤字來衡量可能的伴侶,而最後我們認為想和這個人結婚,就是因為他或她能為我們帶來不少好處,我們幾乎不可能不去用「我投入婚姻多少,我配偶投入多少」的這種方式來思考。倘若我們從婚姻關係中得到的,與我們所投入的一樣多(或者稍微多一點--我們暗暗地這麼想),那我們就高興了。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開始看見配偶的缺陷,假如這些缺陷去不掉的話,我們就發現自己現在從婚姻中得到的,不如我們起初投資時所希望的那麼多,然後我們就開始做每個商界人士都會做的事:如果利潤降低了,就削減開銷。所以,如果我老婆不要做她應該成為的老婆,那我也不會那麼努力去做我原來要成為的老公,這看起來非常公平。「她不再像過去那樣做這件事了,那我為什麼要做那件事呢?若我沒有得到同樣的價值,我也就不需要在這上面投入那麼多。」你在某種半清醒的狀態中告訴自己:這種行為不過是公平合理的,但實際上它是一種報復。   你就是這樣在頭腦中為你的退縮找理由,當然你的配偶基本上也不會用那種方式來看問題。若我的妻子看到我在情感上越來越疏遠,不再那麼積極地服事她的需要或是家裡的需要,她也會覺得有理由收回自己的投資和對我的委身。你越不感覺到愛,就越不去做愛的行動,也就越來越不覺得有愛心,結果你們倆人就惡性循環下去。   #婚姻解密 #123頁 #提摩太凱勒 (文章授權/提摩太 凱勒臉書專頁) 誠摯的邀請每位讀者以奉獻來支持這份新聞媒體,並且為我們加油打氣,讓每一個神所賜福的事工,化為百倍千倍的祝福。謝謝您~(點此奉獻)

【提摩太凱勒專欄】工作—它是從上帝而來的極好禮物

尤瑟夫.皮柏(Josef Pieper)是一個20世紀德國天主教會的哲學家,寫過一篇著名的文章叫做《閒暇:文化的基礎》。皮柏論證說,休閒不只是沒有工作,而是一種心靈或靈魂的態度,在這種狀態下,你可以按照事物的本相來沉思和欣賞它們,不必考慮它們的價值或直接效用。工作狂的頭腦(如西方文化所常見的)傾向於用效率、價值和時效的方式來看待任何事,但我們也必須有能力欣賞生活最簡單和平常的層面,甚至嚴格說來並沒有用、只是讓人高興的層面。令人吃驚的是,所謂嚴苛的改教家約翰.加爾文甚至也同意此點。他在談論基督徒生活時,也警告人們不要只從用途來衡量事物:   「我們若思考神為何創造飲食,就會發現這不但是為了人的需要,也是為了人的享受和使人快樂。和歡暢嗎?除了人的需要以外,神給我們衣裳的目的也是為了美麗和含蓄。草、樹和水果,除了本身實際的用處之外,也有他們美麗的外觀和味道……簡言之,除了神決定一切的受造物有實際用處以外,難道祂不也是賞賜它們吸引力嗎?」   換句話說,當我們看到任何事物時,要能夠說出像下面這樣的話:  世上萬物光華美麗,大小活物盡現驚奇,  世上萬物智慧奇妙,都是至高上帝創造。   除非我們時常停下工作、花時間敬拜(皮柏視為「休閒」的主要活動之一),單單欣賞和享受世界—包括我們勞動的成果,否則我們就無法真正體驗到生命的意義。皮柏寫道:   「閒暇是一種肯定的狀態,這和「不活動」不一樣……這好比一對情侶談話之間的靜默片刻,什麼話都不必說,兩人卻能融而為一……《聖經》上也這樣記載著,在收工之後,「上帝看到他所做的一切,他覺得非常好。」(創世記1:31)可見閒暇包含了人的內省行為,他看到了他在現實世界的工作完成之後,感到心滿意足。」   簡言之,工作—大量的工作,是使人生有意義不可或缺的一個組成。它是從上帝而來的極好禮物,也是賦予我們生活有目標的主因,但它也必須有自己恰當的位置,要服膺於上帝,它必須時常停下來,不僅為了身體的恢復,也為了喜悅地接受世界和日常生活。   我們可能覺得這是顯而易見的。我們會說:「工作當然很重要,不過工作也不是生活的全部。」但準確地抓住這些真理是必要的。因為在一個墮落的世界裡,工作使人倍感挫折、精疲力盡,所以人們很容易就下結論說:「能不工作就好了,」或者只能短暫忍受工作的艱難。但另一方面,因為我們混亂的心靈渴求肯定和讚賞,所以也很容易落入相反的極端—生活只圍繞著事業成就,很少顧及其他。事實上,過度工作常常是一種可怕的企圖,嘗試要早早就把一生的工作做完,以便不要再去思想工作。這些態度最終只會讓工作變得更令人感到愚昧和不滿足。   當我們覺得「我討厭工作!」的時候,我們應當記得,雖然工作對於提醒我們萬物是受到的咒詛(甚至強化這個觀念)特別有效,但它本身並不是咒詛。我們被造就是要工作,而且也因此得到自由。另一方面,當我們感到生活完全被工作佔據的時候,我們也要記得必須尊重工作的限度。要過一個有意義的工作人生,就要牢牢抓住這套平衡工作與休息的神學,因為沒有比這個出發點更好的了。   (文章授權/提摩太 凱勒(Timothy Keller)臉書專頁)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提摩太凱勒專欄】決定去愛

「決定去愛」這項原則對婚姻有多重要呢?它是其關鍵。   在《以弗所書》五章第28 節,保羅說:「丈夫也當照樣愛妻子。」他已經在第25 節力勸他們要愛自己的妻子了,但在這裡為了把話說清楚,保羅使用了一個強調義務的詞。   保羅所說的意思毫無疑義,他命令丈夫們:他們應當愛他們的妻子。情緒無法被命令,只有行動才可以,所以保羅要求的是行動,他不管他們在某天或某個時刻的感受如何—他們都必須愛他們的妻子。   那是不是就代表著,無論你和誰結婚都沒關係,你不需要愛上和你結婚的人,或者情感在婚姻中就不重要?不,我沒有建議你要故意去和一位你不喜歡的人結婚。    但我可以保證的是,無論你和誰結婚,你將會落入「不喜歡」他們的田地,強烈的情感感受和愉悅,不會、也不可能維持,甚至會在你結婚之前,就失去了對你伴侶神魂顛倒的感覺,這是相當典型的現象,因為我們的情緒和生理、心理、環境中的太多因素有所牽連。   你的感受會起起伏伏,而若你跟從我們文化中對「愛」的定義,你可能就會結論表示,不可能有適合和你結婚的人。   我們的文化推崇浪漫激情,所以我們說:「如果這就是我要和他結婚的人,那我的感覺就不該有這麼多的波折。」   (文章授權/提摩太凱勒臉書專頁)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

【提摩太凱勒專欄】邪惡的反作用力

經文【詩篇第54篇】 上帝啊,求你以你的名救我,憑你的大能為我伸冤。上帝啊,求你聽我的禱告,留心聽我口中的言語。因為,外人起來攻擊我,強暴人尋索我的命;他們眼中沒有上帝。上帝是幫助我的,是扶持我命的。他要報應我仇敵所行的惡;求你憑你的誠實滅絕他們。我要把甘心祭獻給你。耶和華啊,我要稱讚你的名;這名本為美好。他從一切的急難中把我救出來;我的眼睛也看見了我仇敵遭報。   最基本的禱告是:「哦,上帝啊,救我」(第一節)。大衛將他的辯護權交給上帝(第一節),也讓有自毀傾向的邪惡自然而然地運作(第五節)。再沒有任何書比魯益師(C.S.Lewis)所著太空三部曲小說中的第二部《漫游金星》(Perelandra),還能更深刻地刻劃出罪惡自取失敗的本質。書中的角色被幸災樂禍於上帝兒子之死的魔鬼控制著,直到基督徒蘭塞姆(Ransom)本質上地問了牠:「耶穌的死對你造成了什麼結果?」魔鬼便甩甩頭,嚎啕大哭,因為牠想起來,在殺害基督時,牠也打敗了自己並終結了死亡。邪惡並沒有與良善大戰到難分難解……良善已經得勝,而邪惡則是處處自食惡果。   禱告 主啊!邪惡摧毀了自己,因為?是至高無上的主宰,這是?的世界。然而,在我內心深處卻不相信這事,因此我受到去做錯事的試探,並且當我看到別人「消遙法外」時,我就極其氣餒。我讚美?,因為?是邪惡無法勝過的那一位!阿們。     (文章授權/提摩太凱勒臉書專頁)   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哥林多後書9:8)。請支持今日報媒體事工,謝謝您~(點此奉獻)